筱月,就是个码字儿的
the lost canvas/全职/高达00
FGO咸鱼中
米雅/卡笛/拉二闪/帝都土佐组/伞修
相爱相杀/青梅竹马
偶尔产粮,常年咕咕
过激厨,脾气不太好
爱好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别人看
自家小先生是@冥幽漠寂
“我与你何止相爱,又何曾相爱。”

我说几个会触怒写手的点

是这样

温顾:


免庖丁:



1. 平时不留言、不点赞、不推荐,只有催更时出现;
2. 催更时只写“催更”、“什么时候更”、“多久更新”,口气活像年关来讨债的;
3. 真因为热度太低准备弃坑,或者真的弃坑了以后,出现从未留言、点赞、评论过的ID:“大大不要啊我一直在看呢”,但写手恢复更新后还是看不见这个人,薛定谔的读者;
4. 石墨挂了,蹭蹭出来一堆留言:“挂了” “求补档”,但是真补了以后就没声音了。



以上允许转载。


 

『帝都骑杀』子虚幻梦

测试一下lofter会不会屏蔽我,是因为某张同人而诞生的「最后一次」肌肤相亲的简单脑洞

#生前捏造#

#OOC注意#

是夜。

并不圆满的弦月高高的挂在天空中。已是夏日,夜晚的风却还裹挟着滚滚热浪,树上不肯停歇的蝉鸣更是给这个夜晚添了几分令人心烦意乱的聒噪。

龙马放下手中的卷轴,刚想给自己倒杯茶缓一缓一晚上的口干舌燥的时候,他听到了敲门声。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他放下茶杯起身去开门,却在拉开纸门的瞬间有些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以藏先生?!”

来人戴着宽大的斗笠,漆黑的面罩半遮住脸。一身杀伐,身上还沾染着浓烈的血的气味。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属于他人。

龙马赶紧先把他迎进来,他并不知道以...

 

200粉大感谢!!!虽然只是个小透明,但是我之后也会继续努力的ヽミ ´∀`ミノ<

 

『帝都骑杀』琉璃花[2]

前文戳这里

11. 攀上脊柱的不安感

掌握着这个特异点的主人像是刻意阻断他们与外界的联系一样,不止是和御主之间的魔力链接,就连与迦勒底的通讯也被切断。

不妙啊,以藏皱眉,他想再去转转去搜集些有用的情报时迎面撞上了一群看起来就来者不善的浪士,从穿衣打扮上来看应该是有些身份的浪士,说是上士大概更为准确一点。哪怕是在这种地方也飞扬跋扈横行霸道吗,以藏啐了一口,没有给他们让道。

在被推搡了一把之后,以藏手都已经摁上刀柄了,却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

他回头,见到的居然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别惹麻烦——至少现在不要。”

……这是撞上生前的自己了吗?那为什么他看到我一点都不惊讶?

而在...

 

『帝都骑杀』琉璃花(1)

是一个龙马Alter相关的特异点的三十题

龙马Alter的设定戳这里

题梗来自 @Duckiii 已授权

按照篇幅来计算所以是十题一发
标题来源是听《叙情诗》时的突发奇想,因为琉璃也是同样的脆弱,只要一摔就会碎裂——就像那个乌托邦的幻境一样。

※写在前面
坂本龙马·Alter诞生于龙马本人意识之中『强烈的想要拯救以藏』的愿望,依托于此而活,职阶是Saber。
因为得到了圣杯,所以想要改变以藏先生被杀的历史而创造出了特异点。这个三十题,则是基于这个世界观出现的。

CP向是龙马Alter×以藏[生前/英灵/大概还会有Alter]

※部分第一视角注意

※微小说体裁...

 

真的说到心坎上,不是HE不好,而是我想出来的BE,在这个情境下,最适合现在的他们。说要给我寄刀片都没关系,请不要否定我的劳动成果,拜托了。

太阳照在绿墙山:

上一篇LOF没有展开说,现在刚好有这个心情所以详细论述一下。


起因是我的BE文收到一条评论说“这这这哪位大神帮忙圆成甜的啊啊啊啊啊啊啊(ノ=Д=)ノ┻━┻”。



在此强调我不是要挂/怼这个评论当事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对号入座我把那条评论删了,这只是单纯的从一件小事发微,希望当事人也可以谅解我真的没有针对性。



身为同人作者大家想必多少都收到过一些让人【】的评论,相信很多人也...

 

《龙神与少年》完食repo

怎么说呢,今天看完了最后part4的时候就突然……就想写一点什么。

在看到最后龙神笑着说“初次见面,我是坂本龙马,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那里真的是鼻子一酸。

大约是不自觉代入了史向的原因吧,感觉这是开始,但在我们这些上帝视角的人来看也意味着终结所在[……]

我觉得最后这个世界线结束了以后,龙神会最后会回到天上吧……看着以藏一世又一世的轮回,看着他从出生到死去,这样,静静的去守护他。

是以藏教会了他什么是爱,是以藏将龙神变成了名为“坂本龙马”的人类。是他教会了一个神明何为人类的情感。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就非常的想哭。

是不是这最后一条世界线,是龙神化...

 
2018/8/2   4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共勉

桃露露:

九梢:



那么巧,前两天刚好在一个群里看到类似话题。



正剧永远看的人少,而套模板似的傻白甜和开车隔过多久都有人会看。



并不是说傻白甜就一定是ooc,abo、哨向等设定的存在也肯定是有其道理的。



但是一个圈子里热度最高、大部分、或者说镇圈文都是这样,也还是蛮奇怪的。



正剧当然不好写,第一考验的是作者的文笔能不能撑住脑洞,第二便是能不能耐得住寂寞。



而作者得不到正剧的支持,反而在傻白甜和车中不停地得到...

 

写个置顶

是被赤红之血沾染的银刃
是被人们口头相传深深畏惧的人斩
是浸透鲜血后才能折射出金芒的双瞳
是依附于白骨而生的山茶
大朵艳丽地绽放在他的颈项之上
他是Okada Izo
是我最爱的以藏先生

帝都骑杀沉迷中

 

© 筱清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