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月,就是个码字儿的
the lost canvas/全职/高达00
FGO咸鱼中
米雅/卡笛/拉二闪/帝都土佐组/伞修
相爱相杀/青梅竹马
偶尔产粮,常年咕咕
过激厨,脾气不太好
爱好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别人看
自家小先生是@冥幽漠寂
“我与你何止相爱,又何曾相爱。”

『米雅』荣耀神话②

◆一脚急刹车

◆不许打我!!

◆小两口的温馨日常,R15注意

Chapter2

“如果是装备差异的话,开修正呗。”雅柏倒也不在意,刷卡登游戏的动作一气呵成。

“好主意,说起来你的刺玫还是我帮你做的。”米诺斯笑笑,在角色载入地图完成的那一刻,已经率先出手。

术士星辰傀儡VS弹药专家深红荆棘

星辰傀儡手握高过头顶的法杖,一身古早的法袍,随风飞扬的衣领上绣着繁复而古老的文字。像是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古文明时代最高统治者的衣冠,久远的令人怀念。

这个捏脸和装备搭配不知道被雅柏菲卡吐槽了多少次。

虽然游戏里不会有季节更跌,可现实世界里早已是盛夏炎炎,蝉鸣震耳。

“我知道你因为名字的原因喜欢克里特王。但是这种天气我看了你那一身都觉得热。”雅柏菲卡手下起手一记浮空弹,“速度能起来吗?”

星辰傀儡一记走位闪避同时开始吟唱,吟唱持续的时间比雅柏菲卡想象中的还要短。他立刻反应过来。

诅咒之箭!

闪避的同时一颗手雷扔出,在他们到达星辰傀儡面前的时候又是一枪引爆。燃烧弹的效果是持续的,从深红荆棘这边的视角看去,面前的对手身上就像是自燃了一样燃起了熊熊大火。

“喂喂,谋杀亲夫啊。”米诺斯笑着打趣。

“你穿太多了,我给你烧掉两件凉快凉快。”雅柏菲卡也心情很好的和他开玩笑,燃烧弹的效果还没消失又是一个换上了冰弹的枪击。

改变了子弹的属性。以水属性打出的子弹在击中敌人的同时有机会率令敌人冰冻。等级越高冰冻的级数和机会越高。

所以星辰傀儡理所当然的被冻在了原地。

“接的漂亮。阿娜达你又比原来更强了。 ”米诺斯嘴上说着手下却也没停,在冰冻状态解除之后立刻开了个死亡之门。离他根本没有十八个身位格的深红荆棘理所当然的被漆黑的门洞里伸出的黑雾缠住,动弹不得。

雅柏菲卡第一视角看不见自己,但米诺斯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浮空状态下的深红荆棘因为重力引擎太过真实,外套顺着向下的方向滑落了半截,在米诺斯看来就是标准的香肩半露,诱惑重重。

雅柏菲卡没有料到他吟唱的是死亡之门也就没有出手打断,血线一下子被压了大半。

“你平时不会这么快上大招的吧?”反正伤害肯定要持续好几秒,雅柏菲卡趁着这个空档偏过头望向身旁的恋人。

“阿娜达的肩膀太好看了,没忍住。”米诺斯答非所问。明明知道他说的是自己的角色但雅柏菲卡还是微微红了脸。

“不打了不打了。看来这些天你也没少玩啊。”一局终了,最终雅柏以微弱的优势赢了这一局,看着面前显示屏上的荣耀他把笔电一推向后伸了个懒腰,“颁奖典礼太累,我去洗个澡歇着了。”

“哎等等。”米诺斯拽住了他的手,“我有东西要给你。”

“特产?”联想了一下前因后果雅柏菲卡猜测,“你带了什么?”

被他这么一问米诺斯瞬间就来了精神,他跳下凳子拖出在角落里放着的行李箱,放倒,打开,一样一样地拿出来。两人不大的小书桌被堆得满满当当的。

每到一个新鲜的地方都会带回当地的特产,这已经是米诺斯习以为常的事。不管是因为做同声传译的专业实习需要,他去给他家阿娜达搜罗研究对象也需要满世界跑。久而久之,米诺斯养成了一个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先要打听一下哪里有卖特产的地方,一一记录下来办完事采购完再回去的习惯。

“我把那个秋木苏带回来的时候去买的。那里好东西可真不少。”米诺斯的声音里满是自豪,他一样样的分门别类的给雅柏细数家珍。

“这个是他们那里据说鼎鼎大名的西湖龙井。我记得你爱喝茶就给你带了点回来!然后这个是藕粉,你要是搞研究写论文晚上饿了可以垫垫肚子……哦对了还有这个!”他从一堆东西底下抽出一个盒子,“快去试试。”

雅柏接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件淡蓝色的真丝衬衫,在台灯的灯光下还能隐隐约约看见衬衫上的印花。

“很贵吧?”他抖开衬衫,动作熟练的脱了身上的战队队服换上之后朝着米诺斯眨了眨眼,“好看吗?”

“好看。反正你也知道这点钱小意思。”出手向来阔绰的他对金钱的问题亳不在意。平日里隐在厚重刘海之下的紫色双瞳上下打量着换上新衬衫的恋人,连任何一个细节都不想放过。线条优美的手臂裸露在外,剪裁得体的衣料柔顺的贴合皮肤勾勒出他本就修长的身形。

米诺斯暗自咽了咽口水,他忽然觉得宿舍的空调好像是坏了,怎么那么热。

“哦对了……别动。”米诺斯像是想起来什么了一样,又翻出一个盒子,从里面抽出一条领带起身凑近到雅柏菲卡面前给他系上,最后打了一个漂亮的亚伯特王子结才肯罢休。

他托着下巴,似乎是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后退几步后再仔细的打量了眼前人一番,目光赤裸的发烫。

雅柏菲卡被他炽热的目光打量的脸颊发烫,这些天他的确是为了比赛集训搬到了战队的宿舍去住。封闭式的训练连打个电话都困难重重。他是怎样想念着米诺斯,也自不必说。

灵魂和肉体,全部都叫嚣着名为思念的情感,瞬间如熔岩爆发,不可收拾。

干柴撞上烈火。

等回过神来,他早已被米诺斯推倒在了并不柔软的床上,在劫难逃。

“等等……!”他猛然反应过来。伸手去推压在身上的白毛,“我明天还要参加赛后的记者发布会……!”

“请个假就好了。”米诺斯低头去吻他的恋人,有些低沉的声音在雅柏耳边如同平地炸起的惊雷,“况且——我也记得我的阿娜达好像也不是一个喜欢参加这种抛头露面活动的人啊?”

言毕米诺斯侧过头,柔软的唇裹住他的耳珠,舌尖抵住那软肉缓缓舔舐轻咬引的雅柏菲卡一阵颤栗,只能认命地闭上眼睛。

算了,偶尔让他任性一次也不错。

TBC

下一章卡笛出没注意——

评论(8)
热度(26)

© 筱清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