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月,就是个码字儿的
the lost canvas/全职/高达00
FGO咸鱼中
米雅/卡笛/拉二闪/帝都土佐组/伞修
相爱相杀/青梅竹马
偶尔产粮,常年咕咕
过激厨,脾气不太好
爱好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别人看
自家小先生是@冥幽漠寂
“我与你何止相爱,又何曾相爱。”

『米雅』荣耀神话⑤

久违的一发更新,说是要停更但是我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更新了

爆字数十分严重x推特体有。

这章和全职也没有什么关系,纯粹是小两口游玩发糖向的。

我其实并没有去过巴塞罗那……但是那里是我特别向往的一个城市ヾ(✿゚▽゚)ノ如果有什么错误(包括错字之类的)请敬请指出

另外感谢 @张佳乐你为什么不扎双马尾 的友情ID赞助

前文:

Chapter5

 

虽然嘴上答应着米诺斯要好好休息,可除了睡的比平时早了一点,他白天还是该干啥干啥,这个所谓的睡得比平时早也是每天晚上十一点米诺斯态度强硬的没收了他的书本赶着他去睡觉,为了让他快点睡着米诺斯甚至借来自家老弟的小提琴每天晚上给雅柏菲卡亲手演奏安眠曲。

 

银亮的月光如水般泻下透过窗棱映照在身影优雅挺拔的米诺斯身上,雅柏菲卡总是看他动作轻巧的架好小提琴后才闭上眼睛,纤长的琴弓一来一回缓缓划过琴弦,带出曲调悠长缠绵缱绻,每一个音符里都怀揣的是柔情。

 

伴随着这曲调入眠的雅柏菲卡再也没有做过噩梦,每一个晚上梦境里都充斥着令人安心的暖灰色,一觉直到天明。

 

其实一开始他还对米诺斯会乐器这件事惊讶了一下,后来一联想到他的家世也就释然了许多。

 

米诺斯的家底也算相当殷实,作为一个富家人家的小少爷,乐器这种必修课即使多年不碰也能算信手拈来。

 

粉丝们永远不会知道偶像背后到底付出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努力。舞台上的光鲜亮丽有目共睹,但背后付出了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流的汗与泪,只有自己知道。

 

不过也不一定。米诺斯看着平板里自己帮雅柏录的一长列的课程,扬唇微笑。

 

他的阿娜达,那么努力,那么耀眼。

 

叫他怎么能够不去爱他。

 

周末一早,米诺斯就被雅柏从床上揪起来拎去战队谈事情。阳光晴朗如旧,俱乐部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他走过训练室的时候没忍住往里面多看了两眼。一切如旧。每个人因为自己的退役而受到影响。

 

真是太好了。雅柏对此感到非常欣慰。毕竟作为战队主力,这样贸然的退役,他还是十分担心会对队里造成不利的影响。不过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着实是多余了。

 

他推开会客室的门时发现Lily早在那里等着他。居然让女士等待,这实在是有些不应该,他立刻因为自己来的比较晚而表示了歉意。

 

“抱歉,我来晚了。”

 

桌子上的咖啡还在冒着热气,透过热气可以模糊的能够看到墙上的钟表上的时间,离约定的时间还有那么一会儿,只是Lily到的更早而已。对于雅柏的歉她也只是极其温柔的笑了笑:“没事,时间刚刚好,先坐下吧。”

 

“好。”

 

应声坐下后雅柏四周打量了一下会客室,却很意外的没有发现战队老板和经理的身影。

 

队长居然是一个人来的,那他知道我今天要说什么吗?他不由有些忧虑,但却也没打算拐弯抹角,食指轻叩桌面组织语言片刻后便直奔主题。

 

“实不相瞒,今天我来,是打算带走深红荆棘的。”

 

Lily听了他的话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后才缓缓的开口。对此她一点也没有觉得惊讶,甚至可以说早就料到也不为过。

 

“和我想的差不多,雅柏你应该知道咱们战队的规矩吧。”她顿了几秒,将手中的咖啡放回桌子上,身体向后有些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完全没有平时教育队员时的威严,给人感觉更像是一个邻家的少女,“退役之后的人要将账号卡留在战队里,不过……昨天我和老板还有经理也谈了一下,如果战队没有你我们也不会拿到冠军,深红荆棘你就带走吧。”

 

这样的结果着实有些令人惊讶,就连本来跟在雅柏身后到来打算实在不行出上个一千来万把深红荆棘买下来也成的米诺斯也瞪大了眼睛。

 

“感激不尽……”雅柏菲卡接过账号卡朝自己的前队长行了个礼,打算起身离开。

 

“等等。”Lily叫住了雅柏,“你要是回来的话,Gudinna随时欢迎你回来。”

 

“谢谢队长……不过我大概不会回来了。”雅柏的表情也有些悲伤,“毕业之后我会回希腊,大概……不会再回来了。”

 

闻言Lily也有些难过,但还是扬起一个笑脸:“那,祝你学业顺利。”

 

“一定会的。”收下了队长衷心的祝福,雅柏菲卡再一点头随着米诺斯离开了俱乐部。

 

夏休期眨眼间就已到来。

 

其实瑞典的夏天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短暂,只不过和漫长的寒冬相比,夏日的时光实在太过美好,以至于享受其中,感觉时间转瞬即逝。

 

米诺斯和雅柏菲卡两个人窝在宿舍里谋划着要去哪里度假。雅柏菲卡打算把米诺斯拖去巴塞罗那,因为那儿有传说中的奥尔塔迷宫花园,而后者欣然应允。

 

迷宫是雅柏菲卡最喜欢的东西,这点毋庸置疑。而米诺斯喜欢这座城市却是因为他浓厚的艺术气息。虽然拗不过家里的老头子乖乖学了工商管理专业,但他对艺术人文相关的东西还是非常感兴趣。很久以前他就想去看一看这座被称之为欧洲之花的高迪之城,而现在,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

 

于是到最后就变成了两个身着白衬衫的青年拖着行李箱站在兰布拉大街上。

 

身后日光倾城。

 

夏天的巴塞绝对能让人感受到太阳的拥抱,阳光虽然足够灿烂但空气中时不时穿身而过的风让人倍感凉爽,一点也不会觉得闷热。

 

这里游客很多,生活节奏很慢,就算慢慢游玩也完全没有问题。的确是个绝佳的度假胜地。

 

和生性闲散的希腊人不同的是,西班牙人民有着似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热情。

 

仿佛也是被这热情所感染了一样,雅柏菲卡早就兴致勃勃的把行礼丢进酒店就拉着米诺斯往迷宫花园走,两人乘着公交摇摇晃晃一路向北,直到古典味道十足的亭子映入眼帘时让原本因为阳光太过强烈而有些蔫了的雅柏重新打起了精神。

 

他们到了。

 

绿意盎然的树丛被修剪成超过头高度的围墙,曲径通幽,复杂交错。可越是复杂的迷宫越是能激起雅柏菲卡的挑战欲,他回头甩了一句“跟紧了别丢了啊!”就跑进了被绿色包围的花园迷宫。

 

“哎——阿娜达!!等等我!”

 

在高中的时候雅柏菲卡就因为擅长破解各种各样的迷宫游戏而小有名气。在他面前几乎没有无法破除的迷宫,天生的方向感和惊人的判断力在这样真人的迷宫中同样适用。

 

“十五分三十八秒。”出了迷宫之后雅柏低头看了看手表,“比预计的还要慢一点。”

 

他回头,满目绿茵中钻出一个白毛。

 

“阿娜达你走太快了……我都要跟不上了。”好容易才钻出来的米诺斯三两步走到他身边的喷泉一屁股坐下来,“好累……让我先歇会儿。”

 

雅柏菲卡看他仿佛是跑了个五千米的那副样子没忍住笑出了声,好看的蓝色眼睛都弯成月牙般的弧度:“你啊,果然还是太缺乏运动了。”

 

闻言上一秒还在喘气儿的米诺斯挑了挑眉勾起嘴角,笑容变得有些不怀好意:“哦?我倒是记得平时『运动』不少嘛。”被刻意加重音的词语不用想也知道他代指的是什么。

 

雅柏菲卡噌的红了脸,脸颊涨的通红:“我说的不是这个!!以后你每天早上早起半个小时给我跑晨跑去。”

 

“那也要阿娜达你能起得来监督我才行啊。”米诺斯的语气中掩饰不住自己的得意。

 

雅柏被他这么一噎,作势扑过去要打他,两个人一路打打闹闹地出了这座绿意盎然的花园迷宫。

 

两个人的下一站是圣家堂。

 

高耸尖塔、尖形拱门、花窗棂、建筑浮雕……路边各色的建筑令人目不暇接。高迪让巴塞罗那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旅游目的地,无数游客为了高迪的建筑艺术而来。

 

米诺斯也不例外。

 

去圣家堂的路上让米诺斯感到无比的亲切。道路两旁的建筑和雅典很像,房子略显现代,到处都有充斥着年轻感的涂鸦,直到圣家堂的身影映入眼帘。身侧络绎不绝的游客们仰着头观摩着这座教堂的每一个细节。这座跨越一个世纪,至今还没有完工的教堂被各个年代的石块所堆砌起来,年代久远的砖瓦传递着厚重的庄严。

 

“走吧。”

 

虽然并没有宗教信仰,但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也不自觉的给感染。雅柏停下了脚步,双手合十闭上了双眼默默地在心底许下了一个愿望。

 

希望我以后能用这双手去拯救更多需要帮助的人,仅此。

 

米诺斯站在离他几步开外的地方,他看到阳光透过彩绘玻璃照进来打在他的爱人身上,就好像,周身笼罩了一圈圣光。

 

米诺斯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不想错过这样美好瞬间的他自然是举起手机,将这一幕定格在照片里。

 

虽然自己并不笃信基督教,可既然来了这样的地方也要像模像样一点。合十祈祷完毕之后他回头,恰好对上米诺斯望向他的双眼。他正对着自己笑着,好看的唇角弯成暧昧的弧度。

 

“你这笑容真是亵渎神明。”雅柏也跟着笑起来,轻声吐槽他,“好歹装也要装的虔诚一点。”

 

“可我不信神啊。”米诺斯摊手,“神明大人肯定会原谅我的,毕竟无知者无罪。”

 

远处有管风琴的声音传来。

 

对于恋人的话雅柏菲卡只是摇摇头。他还是没法从那种莫名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纯净的东西会产生一种巨大的力量,让人去相信世间最美好的东西。

 

那一瞬间他想起来还躺在研究室里静静沉睡着的秋木苏,在心底暗自和自己许诺,一定,会让他苏醒过来。

 

相比起思绪飞远的雅柏菲卡,米诺斯注意的则是光斑,色彩,还有透视这些肉眼可见的东西,他们赋予这座教堂无与伦比的灵气。

 

不虚此行。直到离开之时米诺斯眯起双眸注视着受难面被吊起来的耶稣的雕像,而后转身离开。

 

回酒店一路上米诺斯手中的手机就没怎么停过,或是抓拍张开双臂肆意拥抱温暖阳光的雅柏菲卡,或是在街角转弯处雅柏菲卡对他催促着“快一点”的那一回眸。

 

他像一个尽职尽责的摄影师一样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下了每一个美好的瞬间。偶有马车悠闲的从身边驶过,清脆的蹄声伴随着悠扬的钟声环绕在古老与现代交织的街道上。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也没少闹腾,雅柏菲卡提出明天一定要去一趟卡纳勒喷泉。他说自己在网上看到,如果来这里,喝一口卡纳勒喷泉的水,有朝一日一定能和心爱的人一起重返巴塞罗那。

 

“这是与神的约定。”雅柏菲卡放下手里的叉子,满脸的庄重。

 

米诺斯满意的放下手机举起桌上的酒杯向他点点头:“那明天就去看看吧。”

 

他从来都不相信什么神明。但是,如果能和他的阿娜达一直在一起的话,这样的神谕也不坏。

 

装着格桑利亚汽酒的玻璃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澄澈的酒液在灯光下就像是弗拉明戈舞裙般火红透亮。

 

直到碰杯结束雅柏菲卡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什么:“等等,你刚才是不是拍了我什么?给我看看!”

 

“抢得到就来吧,我亲爱的阿娜达。”米诺斯拿起手机高举过头顶,雅柏不甘示弱地站起来越过桌子去抢他手里的手机。

 

两个人一阵打闹,最后还是以米诺斯妥协乖乖把手机给雅柏收场。其实雅柏菲卡拿到米诺斯的手机也并没有着急对那些照片做什么,而是面对面都传到了自己的手机上,他把手机还给米诺斯之后坐下来,拿起自己的手机发了条推特。

 

 

 

 

 

深红荆棘:趁着忙碌的大四还没有开始前的最后一个暑假[图片]

 

[图片]

 

配图是他在街角被米诺斯抓拍的回眸,还有晚餐刚上齐时几个菜的合影。

 

 

 

这条推特发出去连一分钟都不到转发和评论量就已过千。粉丝们大多数都在哀嚎自家偶像大晚上的放毒实在是不厚道。更有细心的粉丝发现了照片的问题。

 

转发:

 

枪声所指是深红:雅柏大大这个街角的照片怎么看都不像是自拍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

 

勇敢的半月公爵:卧槽!不说还好!一说还真是,这么说来一定是有人和雅柏大大同行咯?

 

粉丝们集体炸开了锅,纷纷猜测到底是谁能这么好福气和雅柏菲卡一起去西班牙玩。

 

……

 

冰与水的魔术师:十有八九是他那个总帮忙去录课程视频的室友吧……他们关系很好的。

 

闻人和韵花开莺飞回复@冰与水的魔术师:卧槽惊现楼上知情人士!!!求深扒!!

 

冰与水的魔术师回复@闻人和韵花开莺飞:别问我,我就知道这么多……

 

雅柏菲卡你为什么不扎双马尾:卧槽我刚才在街上和基友试了一下……!!这个角度是摄影那位拉着雅柏大大的手拍的!!我的天!

 

玫瑰花开永不败:楼上ID神马鬼23333,雅柏大大那个发长扎不了双马尾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米诺斯闲来无事躺在酒店的床上刷推特,一刷新就看到了雅柏菲卡这条,当然点赞评论转发一个都没有落下。

 

今天的格里芬也想日哭雅柏大人:我也想拉雅柏大人的手(〃∇〃)

雅柏刷推特刷着刷着手机突然跳出一条特别关心的提醒,点进去后有些意外的看到了米诺斯刚刚评论的这一条。他抿唇思索了两秒之后嘴角浮现起一抹笑意,空出的那只手五指悄悄伸过去攀上米诺斯纤长有力的五指,然后牢牢扣紧。

 

“阿娜达?”米诺斯抬起头,发现雅柏正在对着他微笑。

 

“你不是想牵我的手吗?”他抬起相扣的十指在米诺斯眼前晃了晃,“给你牵。”

 

闻言米诺斯更加用力的回握住他的手,紫灰色的瞳里也满是笑意。

 

“那我可一辈子都别指望我放开咯?”

 

TBC

评论
热度(23)

© 筱清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