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月,就是个码字儿的
the lost canvas/全职/高达00
FGO咸鱼中
米雅/卡笛/拉二闪/帝都土佐组/伞修
相爱相杀/青梅竹马
偶尔产粮,常年咕咕
过激厨,脾气不太好
爱好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别人看
自家小先生是@冥幽漠寂
“我与你何止相爱,又何曾相爱。”

『米雅』荣耀神话⑥

 前文走:Chapter5

 

这章发够了狗粮下章终于开始要往下推剧情啦!╰(*°▽°*)╯


#过激粉丝行为注意#



Chapter6

 

两个人本来打算一早就去那个传说中的喷泉看一看,但是下楼时被酒店前台热情的小哥哥告知说如果要去那里的话,晚上去会更合适,那里的喷泉会在灯光下呈现出斑斓的光影,眩目迷人。

 

一番商榷之后两个人决定去海滩浪费一下时光,酒店距离小巴塞罗那只有很短的距离,步行过去也不过一刻钟的时间。雅柏菲卡和米诺斯一路谈笑风生,因为有些口渴停下来打算买瓶水再出发的时候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凉意。当年学散打锻炼出来的本能反应让他动作极其迅速地从随身挎包的侧面勾出小刀回身一刀向斜上方横削出去,向他们飞过来的矿泉水瓶在空中瞬间被劈成两半,水花四溅,米诺斯被雅柏拽着往旁边一步,躲开了从天而降的人工雨。

 

几乎是在上一刀出鞘的同时雅柏菲卡眯起眼睛找准袭击角度又是一记飞刀,嗖的一下割裂空气擦着始作俑者的脸飞过去,“铛”的一声钉在他身后的树上。

 

 “说,什么目的?”

 

所有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别说是犯案者,就连一旁的米诺斯也有些发愣,反应过来之后他立刻拿出了手机以备不时之需。

 

扔水瓶的是个小姑娘,看样子被刚才擦着脸颊而过的飞刀吓得不轻,连雅柏菲卡走到他面前了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到底什么目的。”他又重复了一遍,然后转身去检查身后比自己要高半个头的米诺斯有没有哪里受伤。小姑娘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结果还没开口,被雅柏一直挡在身后的米诺斯一脸得意洋洋地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有什么话等待会儿和警察叔叔说吧,小姑娘。”

 

“我我我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到他想到他退役了心里难受觉得很生气一时糊涂……”听到米诺斯喊了警察小姑娘突然慌了,说话的声音甚至带上了哭腔,“我真的只是想发泄一下!没有刻意往雅柏大大身上扔的!”

 

“什么?原来是冲着我来的?”雅柏有点惊讶。在他的意识里,因为米诺斯家既有权有势又多金,被称为针对的对象一定都不意外,所以在意识察觉到有危险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把米诺斯护在了身后,而完全没有想到袭击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正欲开口,却被米诺斯反手一把楼进了怀里。

 

“米诺斯,你……”他想说在公共场合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却感到头顶传来轻柔的触感,米诺斯轻轻的一下一下地,揉着他的发轻声开口安抚他。

 

“没事了阿娜达,没事了。”

 

言毕他又抬起头望向还有些战战兢兢的小姑娘,极其认真地挑了挑眉,紫灰色的瞳里带着真实却又完全没有外露的怒意:“你对他退役有怨气我可以理解。但是上升到人身攻击这点就是你的不对了,小姑娘。你不喜欢就脱饭也没关系。世界上你不理解的东西多了去了,难道他们也要因为你的不理解而一一改变吗?当然没有这个必要。要知道,存在即合理,有粉丝喜欢就说明——他有存在的价值。”

 

“最后一句忠告,你投射出去的总归会回到你身上,对他人更多的抱以善意吧,小姑娘。”

 

说完他搂着雅柏正欲离开,不远处正在巡逻听到这边骚动的身着警服的警察凑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靠!米诺斯暗自腹诽,当时只是为了吓唬那个小姑娘没想到真的把警察给引来了,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他也只好开口和警察同志解释了一下,脸上一直带着礼貌的微笑。

 

听完米诺斯添油加醋声情并茂的解释之后,警察很严肃的批评了那位那矿泉水瓶扔雅柏的小姑娘,继而又转头过来教育雅柏:“就算并不是管制刀具,但是你这样乱扔刀子也很危险啊年轻人。”

 

 “我很抱歉,我承认我的确有些神经过敏,但是那只是出于自我防卫的关系。您也看到了,如果今天袭击我的是一个手持武器的人……后果……”雅柏有点委屈,不过他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指了指身侧的米诺斯,想必那位警察也懂得他话中的含义,,“况且,我是这个人的保镖,保护他的安全对我来说很重要。”

 

一旁的小姑娘和警察听了这解释都有些茫然,警察一脸你别忽悠我忽悠我的神情打量着搂着雅柏菲卡的米诺斯,这世界上有哪家的雇主会把保镖搂在怀里啊!

 

米诺斯仿佛是看穿了对面在想什么一样笑盈盈地开口,搂着雅柏的手又收得紧了些:“没办法嘛,你看他神经这么敏感,我要是不搂紧了他下一秒就窜出去也说不定啊。”见对面似乎是不放心的样子又补了一句,“放心吧警察同志,我会负责好好教育他的。”

 

说完他就拽着雅柏菲卡的手跑了个无影无踪,警察只好又和姑娘交代了几句才回自己的岗位。眼看着警察也走远了,惹出这一趟事儿的姑娘默默地拔出了插在树上的飞刀,本来打算留个纪念,结果下手一摸,居然是开刃的,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

 

“真是深不可测啊……雅柏菲卡。”她望着两人远去的方向喃喃自语,收刀离开。

 

经过十几分钟的步行两个人终于走到了海边。这里的沙滩都被各种躺椅和遮阳伞占据看起来十分的热闹。海浪的声音洗礼了每一个疲倦的细胞,连同方才的不快一并洗了个干干净净。

 

将该寄存的都存好后雅柏菲卡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跑向海滩,在沙滩上留下一喘欢快的脚印。身为水象星座的双鱼座,大概天生就有着亲水的本性,他一路弯着腰挑挑拣拣沙子里五彩斑斓的贝壳,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冲着米诺斯招手,示意他一起来。二十多岁的大男孩在此时此刻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他的童年时代,一些稀缺的东西在此时却得到了别样的补足。

 

本来想赖在沙滩躺椅上的米诺斯见状也只好笑着摇摇头起身追上了恋人的步伐。

 

七月的阳光照耀的原本冰凉的海水都变得温暖起来,海水清澈的能够见底,在沙滩上奔跑的年轻恋人给这片沙滩又增添了几分活力。

 

雅柏菲卡跑着跑着突然调转方向踩进水里,他晚期要双手并拢掬起一捧水泼向正朝着自己跑过来的米诺斯,后者躲闪不及被泼了个正着。鬓角被水打湿粘在脸上看起来分外狼狈,他正准备弯腰也来一泼水回敬,结果一抬头发现雅柏菲卡站在那里笑弯了腰,却又有点舍不得了。

 

米诺斯觉得一定是被阳光下雅柏菲卡灿烂的笑容生生的晃了眼睛,此刻才会觉得阳光这么刺眼。

 

阳光、沙滩、大海,度假就应该是这些元素。闲散的生活让米诺斯没由来地想起来自己曾在哪部电影里听到过的台词。

 

“如果晚上月亮升起的时候,月光照到我的门口,我希望月光女神能满足我一个愿望,我想要一双人类的手。我想用我的双手把我的爱人紧紧地拥在怀中,哪怕只有一次。如果我从来没有品尝过温暖的感觉,也许我不会这样寒冷;如果我从没有感受过爱情的甜美,我也许就不会这样地痛苦。”[1]

 

我真痛苦,米诺斯勾起嘴角,望向正在笑着的雅柏菲卡的瞳仁里满是柔情,他的唇边是最温柔的微笑。

 

可是这痛苦太过甜蜜,如果可以,溺死在里面我也愿意。有美景,有爱人,有蓝天碧水大地的祝福,还有最美好的回忆和感动。

 

此生足矣。

 

注[1]:原台词出自《剪刀手爱德华》,一部很老的电影,悄悄安利。

 

TBC

评论(6)
热度(20)

© 筱清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