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月,就是个码字儿的
the lost canvas/全职/高达00
FGO咸鱼中
米雅/卡笛/拉二闪/帝都土佐组/伞修
相爱相杀/青梅竹马
偶尔产粮,常年咕咕
过激厨,脾气不太好
爱好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别人看
自家小先生是@冥幽漠寂
“我与你何止相爱,又何曾相爱。”

『米安』灵魂回响

Author:筱月

For: @你一定没见过我这么帅的教皇夫人

《灵魂回响》

人们喜欢看美丽的流星,却不知一颗星的陨落,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毫无畏惧和后悔地迎向毁灭的地狱。

“如果没有遇见米诺斯大人。”

——我大概,早就,不存在于世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

在黑暗的世界中,小小的少女回想着她并不长但却充斥着伤痛,殴打,和谩骂的人生。

没有希望,没有温暖。不是如同一般家庭里带着希望和祝福降生的那样,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已经没有多余的金钱和食物来供养这个小小的女孩。她吃着最糟糕的食物长大。哥哥姐姐们都把她当成出气筒拳打脚踢。

幼小的少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努力的一切做到最好。主动包揽了家里的家务活,穿着破布一般的裙子,抱着比自己还高的扫帚打扫家里。可他仍然受到的是不公的待遇。

到最后,她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双眼还不甘地睁着。

却不能,再也不能,看一看,这个美丽的世界。

睁开双眼的时候,迎接她的是满目漆黑的世界。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荒芜的山丘刮来阴风阵阵,她缩了缩脖子拽紧身上有些破败的衣服继续往前走。

她跟着那些如同行尸肉的亡灵过了河一路摇摇晃晃直到宏伟的宫殿出现在眼前。

一如所有死去的亡灵一样,她要在这里聆听她极为短暂的一生,而后,去到她该去往的地方。

银发的最高审判者端坐在石座之上,一如往常的翻开生死簿照本宣科地开口:“安娜。”

“是……”幼小的孩子有些战战兢兢地开口,等待下文。米诺斯将她为数不多的人生履历阅读完毕之后也不免多了一丝叹息,“碧亚克,送她去富田转生吧。”

闻言金发的副官刚想上前,却听到她又开口,声音极小但是声音很坚定:“去的话,是不是还要去做人?”

米诺斯点点头。

“那我不走。”她朝后退了一步,神情很是坚决。

“哦?为什么?”米诺斯突然来了兴趣,“告诉我你的理由,小姑娘。”

“我不想……不想……”活着时种种记忆如同噩梦一般再度浮上脑海,少女痛苦不堪的捂住脑袋蹲了下来。

“好吧。”毕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子的状况,米诺斯也对这个幼小的小姑娘很感兴趣,于是就吩咐碧亚克带她去偏厅,将她留在了这里。

年幼的少女就这样被留在了冥界,一天一天的过去,就算是亡灵也是会有成长的,大概十几年又或者十几年过去,反正对于冥界来说,时间的流逝毫无意义。曾经的幼小的女孩成长为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她掌管着审判庭各种各样的杂务,一举一动都娴熟无比。而不为人知的是,少女的心里也有一块自留地,里面封存着一个名字。

他的名字仿佛是封锁绝密资料的钥匙。她在心里默念着,如同这个世界禁锢着她的咒语,一遍又一遍。

米诺斯大人……

米诺斯大人……

米诺斯大人……

这是埋藏在心底,最秘不可宣的,爱意。

可身处地狱的审判长却毫无知觉,他知道这个少女勤勤恳恳,却丝毫察觉不到举手投足间,丝丝缕缕的,爱慕之意。

谈判厅难得有这样一次,可以随意转世的机会,在黑暗的大厅之下,米诺斯放下手中的裁决之锤,望向一旁正在摆弄手中木提线的少女。

“不,我不走。”美丽的少女摇了摇头,仿佛知晓他的意图一样率先开口,“我不会去转世的。”

“因为那里没有你,米诺斯大人。”

——我会一直在这里陪伴着您,直到整个世界就此终结。

哪怕,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份小小的心思。

后记:

首先祝阿弥生日快乐,希望你看到这篇贺文不会打死我!

其实当时看到有说安娜是傀儡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拒绝的,所以就有了这篇文,饱含着少女的悸动,爱慕和一些小小的心思。

却无从得知,无人知晓。

我大概是最近被单箭头虐到神志不清才写了这样一篇文『?』但我认为这样的相处模式也很合身。毕竟我觉得如果安娜不是傀儡的话,就算她是人类,也可能会遭遇一些悲惨的经历,才导致他不愿意去转世,而选择留在了审判庭。套一套神话时代的背景,他也好歹是个半神,以前人生里应该是妹都自动贴上来的,手上握着的权力不说至高无上但也能说呼风唤雨,所有东西是如此轻易能获得於是便弃若敝屣。所以我觉得他大概是察觉不到安娜的小小的心思的。

总之最后还是要祝生日快乐,以及感谢你听我说这么多废话。

以及,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筱月

2017.08.21

评论(1)
热度(18)

© 筱清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