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月,就是个码字儿的
the lost canvas/全职/高达00
FGO咸鱼中
米雅/卡笛/拉二闪/帝都土佐组/伞修
相爱相杀/青梅竹马
偶尔产粮,常年咕咕
过激厨,脾气不太好
爱好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别人看
自家小先生是@冥幽漠寂
“我与你何止相爱,又何曾相爱。”

『雨→一→露』暗恋

去年给我镜面的生贺,突然翻出来也就放上来存个档吧?


是看到BLE结局的时候很难过很难过的时候写的,可能有些致郁,慎入


单箭头表现有


Author:筱月

 

 

 

For:刈肆

 

 

 

CP:雨→一→露

 

 

 

配合食用BGM:胡夏《那些年》

 

 

 

 

 

 

 

《暗恋》

 

 

 

00

 

 

 

当合上手里最后一本《BLEACH》的时候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但是内心深处却久久不能平静。久保老师的确是一个很出色的漫画家,但是早些年对那位曾拯救过世界的英雄的事迹我也略有耳闻,但事实真的如同书里刻画的那样吗,我不得而知。

 

 

 

兴许是身为记者的本能,又或许前些日子主编的怂恿,我打算去拜访当年的一些相关的人士。但却也心存不安,总觉得那是打扰了他们原本已经回归平静的生活,有些事情被再翻出来,也是将好不容易愈合的旧伤疤重新剜开,鲜血淋漓。

 

 

 

罪恶感和道德观左右着心思摇摆不定,但最后,想要渴求真相的求知欲仍是战胜了犹豫的心思,我决定,去拜访一下当年的那些故人。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樱沢里代,十三番队的一名普通的队员,也是尸魂界女协的一名成员。

 

 

 

仅此而已。

 

 

 

 

 

 

 

01

 

 

 

我见到石田雨龙是在空座町最大的一所综合病院里。鼻腔里传来的是有些刺鼻的消毒水味,伴随而来的是有些清冷孤寂的风,很安静,无端涌上的恐惧侵蚀着神经,但定了定神我还是决定要去拜访这里的院长。

 

 

 

在前台询问过护士,走过长而空荡的走廊顺着楼梯一路向上,我终是在顶楼的院长室见到了他,他身着着洁白的长褂,正在和医院里的医生交谈些什么,见到我之后他和那个医生低声说了些什么之后那医生便点头离开了。

 

 

 

“是樱沢小姐吗?”

 

 

 

我点了点头,随后很随意地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摊开了手中的笔记本,“想必您已经知道我的来意了。如果这次采访会给您带来一些困扰,我深感抱歉。”

 

 

 

“没关系的。”对面的男子扶了扶有些下滑的眼镜笑的温柔,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有机会打量他。纤细俊秀的长相,说这个男人已经三十多岁了,完全没有办法令人信服。

 

 

 

“有些事情,这么多年了,有个人能听我说说的话,我很高兴。”

 

 

 

我将手里摊开记了寥寥几个问题的本子递过去,石田先生接过我手中的本子大概扫了一眼,然后起身泡了杯茶递了给我。接过茶杯表示感谢的我重新将本子拿回手里执起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一股茶香慢慢从鼻尖沁到咽喉。望着对面的人,我知道,等待我的,或许是一个,完全颠覆曾经对bleach记忆的故事。

 

 

 

02

 

 

 

认识他的时候实在是太早了,好像是国中的时候吧。那个时候的他大大咧咧的,因为头发的颜色所以总是会招惹一些小混混,所以免不了要打上几架。但就算如此他的成绩一样还是非常的好,虽然没我好就是了。他整个人就和他的头发的颜色一样的温暖而耀眼。

 

 

 

第一次注意到他是因为他身上实在是太过张扬的灵力,身为灭却师的我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我养成了每天晚上跟着他,直到他安全回家之后我才会离开。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高中的时候,说来也是巧合,和他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又分到了同一个班。

 

 

 

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可是我错了。在某一天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灵络变成了红色。

 

 

 

那一刻我惊呆了。

 

 

 

从未想过他会成为我最憎恨的死神,曾经导致了我爷爷死亡的死神。但这既然已经成为了事实,

 

 

 

消灭虚的事情都交给石田雨龙,黑崎一护只要做一个普普通通无忧无虑的高中生就可以了。

 

 

 

然而很久之后我才发现,当年祖父真正的意愿,是希望灭却师和死神并肩作战。

 

 

 

所以我选择了和他合作。不管是拯救朽木小姐——或许现在该叫阿散井小姐了,不管是那个时候也好,后来去虚圈救井上小姐……现在也该叫黑崎了吧,不过为了方便和『他』区别的话,还是称她井上小姐吧,那个时候也好,一直到后来,他失去了死神的力量又重新获得的时候,我都是,一直站在他的身边。我至今还记得那个雨夜,他泪流满面的无助的脸。我对他说“过来我这边,黑崎。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那是我至今也无法忘记的。

 

 

 

再后来的千年血战,我想,你们真央的书上都会有记载的吧,我也就不再多说了。只是,那个时候,我满脑子都想着去帮他,所以自己也就无心应战了。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已为人父,那家伙啊,也还是个笨蛋。

 

 

 

我已经习惯了,就这样一直看着他……也挺好的。

 

 

 

 

 

 

 

03

 

 

 

说这些的时候,石田先生的脸上是温柔而怀念的笑容,但那之中,也有着我所用语言无法形容的伤感。

 

 

 

“那么,石田先生,您喜欢他吗?”盯着笔记本上的问题,我犹豫了半天才有些踌躇的问出口,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会给他带来怎样的伤害我是知道的,但是,与其让伤口这样埋藏在心里腐烂变质,还不如彻底的清理,长痛不如短痛,这样,石田先生,大概也会好受一些吧。

 

 

 

“当然。”他轻描淡写的一句带过,“不过现在大概沉淀成了更为深沉的东西吧,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您这样做,对自己真残忍啊。”

 

 

 

听完他长长的叙述我没由来地冒出这样一句,直到出口之后才惊觉自己说了多么失礼的话。而石田先生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只是对我笑得温柔而淡泊:“爱从来都不会是对等的。付出之后得不到回报,却不代表我们就不应再付出。如果从我和他而言,我做的一切都不值得;然而如果只是对他而言,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听他这样说一瞬间不可名状的罪恶感充斥了胸膛。我沉默了很久才继续开口,“那,石田先生。您后悔过吗?”

 

 

 

“说不后悔的话是假的。不过那也只限于『曾经』了。现在的我,对当年的那些决定,已经淡然许多。”

 

 

 

等我再想问些什么的时候院长室的门被推开,一个扎着橘色双马尾的小女孩跑了进来无比欢快地扑进了石田先生的怀里。

 

 

 

“爸爸!我放学了!”

 

 

 

我打量了一下黏在他怀中撒娇的小女孩有些疑惑的开口,印象中,这位最后的灭却师似乎并没有结过婚:“这是……您的女儿?”

 

 

 

“是啊。”他微笑,温柔地揉了揉怀中女孩儿的发顶,“乖,爸爸现在还有点事,去找水色叔叔玩吧。”

 

 

 

橘发的小女孩看看石田先生又转头看看我,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转身跑了出去顺带轻轻带上了门

 

 

 

“灭却师是什么?”看着女儿离开之后石田先生才重新将目光转向我,本以为他会在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突然像我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愣了半晌后我才想起在真央时老师曾讲述过的知识开口回答到:“以友哈巴赫为始祖,分散于世界各地,有着千年悠久历史的退魔团体,在战斗中灭却师用灵力形成的弓箭射杀虚的一个种族……吧?”

 

 

 

我不明白他的用意,只得这样照本宣科的回答他。

 

 

 

“不,你错了,灭却师周就不过是人类体制的侧面产生防护的影像体。”

 

 

 

“我做这些,不求后世赞颂,知者叹息。只求于此无愧于心。”

 

 

 

我听着这些话,并没有接着他的话再说些什么,只是不停的在手中的笔记本上将他方才的话语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湛蓝的墨在纸上划出沙沙的声响,在此刻寂静的房间里格外的清晰。

 

 

 

此刻我终于算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理解了一些面前的这个男人。毕竟石田先生口中的整个『他』,我是有所耳闻的,在真央的教材上,几乎被誉为救世主的男人。

 

 

 

收笔之后我抬头望向窗外,夕阳的余晖消退了耀眼的光芒,将整个天空染成近乎燃烧起来的艳丽的火红。这样美到残酷的景致实在是太过容易勾起某些悲伤甚至是绝望的回忆。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会被重新再度翻出,如同硬生生地将早已痊愈的旧伤又重新剜开,血流如注。而对于这种情感,既不能逃避也无处可逃。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大概,会崩溃的吧。

 

 

 

基于这样的想法我决定不再打扰他,起身浅鞠一躬后向他表示了感谢。

 

 

 

等我回到尸魂界的时候,这个世界也早已入夜。属于夜晚的潮气在空气中浸润开来,大概是白天采访的缘故,我竟觉得此刻扩散于周身的氛围如此感伤。深青色的天际格外澄净,悠远的星闪耀着的光芒,就如同……细碎的泪花。

 

 

 

 

 

 

 

 

 

 

 

04

 

 

 

回到队舍的我整理起了半天的采访,心情沉重。

 

 

 

放手放任所爱之人离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这却是唯一的方法。否则就会处在无解的负面情绪之中无法自拔。

 

 

 

曾听说过一个词叫“全身进退”。大概意思是指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在付出的时候全心全意地投入进去,在离开的时候毫无牵挂地抽身而去。

 

 

 

而事实上又有谁人能真正的做到呢?

 

 

 

整理完采访稿后已是深夜,息了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天却依旧毫无睡意。阖眸半晌无果之后干脆起来洗了把脸偷偷地溜出了队舍。

 

 

 

瀞灵廷的夜和现世的不太一样,没有那么多的灯光,悠远的星闪耀着的光芒,就如同白天我在离去前看到石田先生眼角边那些没有落下的,细碎的泪花。

 

 

 

整个瀞灵庭最大的图书馆归一番队管,这么晚了肯定进不去,于是在几番挣扎之后我选择了翻墙进去,纵然知道到时候肯定会被队长数落但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感,我还是决定溜进去一探究竟。

 

 

 

手电筒一排排照过去,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书后搬了厚厚一叠坐在了窗前,借着月光和手电筒一页页的翻阅过,当年课本上的那些曾经都渐渐在眼前鲜活起来,曾经也有片刻为了尸魂界而战的蓝染,当年那些年轻的少年们英勇的姿态,如同画卷一般在我眼前栩栩如生。

 

 

 

不知不觉窗外的风景从星河璀璨直到天光乍破,黎明初晓。

 

 

 

直到图书管理员走进来时见到我有些惊讶的样子,我只是抱歉地与他笑了笑随后扬了扬手中的书籍照着流程办理了借阅手续之后转身离开。

 

 

 

看了这么多,又想起了我离开前石田先生那张淡泊的笑脸,总觉得我好像又接近了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那么一点点。就像是一般平常的人那样,也会担心别人的看法,担心自己的眼光,担心现实的矛盾,甚至担心一个无足轻重的细节的完美度。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百分百的热情似乎总没有像内心期待的那样出现过,它们都被消耗在了各种各样的顾虑里。

 

 

 

我想,我是时候去拜访一下黑崎先生了。

 

 

 

黑崎诊所相比空座町综合医院显得冷清了许多。不过也没有什么可比性,而考虑到黑崎先生本身就是死神,所以我没有换义骸而是身着着死霸装敲开了黑崎诊所的门。

 

 

 

来开门的是一个橘色头发的小男孩。

 

 

 

我认得他,他是经常跟在队长的女儿阿散井莓化身边的那个小小的死神代理,黑崎一勇。

 

 

 

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见到石田先生的女儿时那说不出的熟悉感究竟是从何而来了。那一刻许多纷杂的情绪如同排山倒海般向我压下,悲伤,不甘,祈愿,亦或是其他的一些我所无法用言语论述的感情。如果面对的不是这样一个天真的孩子而是黑崎先生的话,我想,我肯定会失态地当场落下泪来。

 

 

 

平复了一下情绪后我才半蹲下来揉了揉他柔软的橙色头发笑起来,“你爸爸呢?”

 

 

 

他听我这样说便飞快地跑进屋里将黑崎先生带到了我面前。见到我的时候黑崎先生有些惊讶,但在我告知来意之后就恢复了如常的笑容。

 

 

 

“我们坐下说吧。”

 

 

 

 

 

 

 

05

 

 

 

黑崎先生比起我印象中来说意外地善于言谈,在记录的时候我偷偷地抬头去打量他。与石田先生不同的是,岁月在这个男人身上刻下了更为深刻的痕迹,已有些细小的纹路爬上了他依旧英俊的眉梢。

 

 

 

我注视着他眉角几乎不可见的细纹出神。若是到了时光死去,世界会不会就停止。如果有一台时光机,能够回到最初的过去。回到最初的过往,然而这只是幻想罢了,如今,也只能缅怀曾经为了爱而失去的青春。

 

 

 

在谈到他的同伴们时黑崎先生的神情是温柔而又怀念的,但是提到队长的时候,那之中,又掺杂了许多我无法读懂的感情。

 

 

 

“那个时候,她的斩魄刀深深地洞穿了我的胸膛,所有的故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从黑崎先生口中我才得知队长当年也是如此张扬肆意的人,和我现在所见简直判若两人。

 

 

 

“她在我失意的时候无法坚持的时候曾给予我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在我茫然的时候总能一语点醒我,甚至可以说,没有她,就不会有现在的我。”

 

 

 

听着他的讲述,我在手中的笔记上飞快地记录着,想到了什么又不由地抬起头道出自己心中的疑问:“既然如此。那您为什么最后选择和织姬小姐在一起呢?”

 

 

 

听到这个问题他愣了一下,转而望向厨房的方向。我随着他的目光望去,这个家的女主人正为着晚餐的准备而忙碌,和黑崎先生无异的萱草色长发被细心盘起只余几缕垂在了耳侧。

 

 

 

收回目光之后我看见黑崎先生笑得格外温柔:“其实我早就知道井上的感情,这么多年了,也该给她一个回应了。”

 

 

 

“而露琪亚,比起我来说,恋次才是更适合的那个,他们认识的时间可比我长得多了!而且又是青梅竹马……”说这些的时候他的表情让我觉得我眼前的又是当年血气方刚的19岁的少年,而他之后突然缓和下来的话语让我一愣,甚至可以说猝不及防。

 

 

 

“这大概是我最后的坦诚吧。其实我只是很平凡的人,而平凡的人就该甘于平凡。而她……”黑崎先生笑的如同窗外正好的阳光一般灿烂,而这灿烂却只让我觉得倍加伤感,“只是曾温柔而来的一阵若过的轻风。不属于我。也留不住。”

 

 

 

我有一瞬的愣神,然后眼眶酸涩疼痛起来。直到黑崎先生问我“这样可以了吗”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地起身向黑崎先生鞠了一躬后收拾东西打算离开。

 

 

 

在起身的时候我看见黑崎先生拿起了他放在桌子上的相框,嘴唇翕动说了些什么。然而并没有听懂黑崎先生到底说了些什么的我胡乱抹了抹眼角溢出的酸涩的液体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往往在离开的时候,不可以潇洒地掉头就走,而是一顾三叹,余情未了,在决定离开的第一秒钟里就开始痛恨或后悔。甚至是在以为自己早已全身而退的时候,却在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和时刻里不可阻挡地想起那个人。

 

                           

 

那个时候的黑崎先生,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吧。

 

 

 

回到队舍之后我一直在走神,以至于被室友吐槽了不止一次魂不守舍。离开前黑崎先生拿起相框那个场景一直在我眼前重现,他的唇语,他的眼神,无一不让我动容。让我也仿佛被这样的情感所侵蚀,彻夜难眠。就算如此我也依旧无法读懂最后离开时黑崎先生到底说了些什么,这让我焦躁不已。

 

 

 

辗转反侧之际,我决定,哪怕被月白冻个三五天也要去问问队长的想法。将所有的问题在脑海中打好了草稿之后我居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待我醒来的时候已是如日中天。大喊着要迟到了赶紧跳起来洗漱完毕之后我决定去找队长将一切真相弄个明白。

 

 

 

队长室和我上次来的时候并无差别。面对正在批阅队务的她,不得不说我还是有些紧张的,明明如此娇小的身躯居然能散发出如此强大的能量和气场,除了队长之处,瀞灵廷真的是再找不出第二位了。

 

 

 

一句话梗在喉间,过了好半晌才问出口。空气静默的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而队长却只是将一沓纸张递给我,非常不巧妙地将话题岔开了。

 

 

 

抱着那叠队务走在去往三番队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有人说爱的反面其实不是恨,而是淡漠。这真的是一句真理。

 

 

 

没有余恨,没有深情,更没有心思和力气再做哪怕多一点的纠缠,所有剩下的,都只是无谓。有一天,当发现对于过去的一切你都不再在乎,它们都变得无所谓的时候,这段爱肯定也就消失了。

 

 

 

那现在的黑崎先生和队长,他们的爱消失了吗?

 

 

 

我不得而知。但我唯一所知晓的是,队长在将公文递给我时那个隐喻了太多的眼神,我从那里面,读懂了一些太过复杂的东西。

 

 

 

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一句话,不是对不起,也不是我恨你,而是,我们再也回不去。

 

 

 

再也,回不去了。

 

 

 

 

 

 

 

06

 

 

 

交付完公务之后我抱着所有收集到的资料向流魂街走去。事已至此,我已经想明白了很多。

 

 

 

谁说喜欢某个人就一定要得到他。有时候,有些人,为了得到他喜欢的东西,殚精竭虑,费尽心机,更甚者可能会不择手段,以至走向极端。也许他得到了他喜欢的东西,但是在他追逐的过程中,失去的东西也无法计算,付出的代价是其得到的所无法弥补的。也许那代价是沉重的,直到最后才会被发现罢了。

 

 

 

其实喜欢一个人啊……也不一定必须要和他在一起。

 

 

 

流魂街西区的山坡上风一如既往的呼啸着。我将随风飞扬的纸张放在地面上用一块石头压好,后退几步五指并掌开口:“破道之三十一!赤火炮!!”

 

 

 

舍弃了咏唱之后的鬼道依旧威力不小,赤色的火焰在纸张之上炸裂,然后熊熊燃烧起来。

 

 

 

我依着火堆坐了下来,凝视着这些天的成果化为灰烬四散而去,我的心里却只有释然的感觉,空气中噼啪的声响此刻在我听来也柔和了许多。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很多事情,唯有当它逐渐远离时,我们才能看清它。人也是一样的,看清楚那曾经的一切也许甜蜜、也许感伤的故事背后的因果得失。只不过,一切已经是定格后的胶片,无论我们是微笑、还是落泪,都只能遥遥站在时光这头,静看着时光那头曾经的聚与散、得与失。

 

 

 

而这,这就是所谓的青春吧。就让我知晓的那些时光,永永远远的被这火光所埋葬,再不会有他人知晓。

 

 

 

我想,我好像知道黑崎先生那个时候说了什么了。

 

 

 

在知晓这一切的瞬间,我无法控制自己爆发的情感,眼泪似乎脱离了泪腺的控制一般如雨而下。

 

 

 

跃动的火光之中,我仿佛又看见黑崎先生伫立在窗边,轻柔地拭去他手中相框上那薄薄的一层灰尘,薄唇轻启,云淡风轻。

 

 

 

“我喜欢过你,你一定……不知道吧?”

 

 

 

Fin

 

后记:

 

首先祝镜面儿生日快乐,希望你看到这篇生贺不会揍我一顿呀x

 

写完正文时隔许久才想起来写后记,不管怎么说还是非常的,微妙。明明写的时候我自己感觉没什么,结果写完自己读也很是糟心[……]

 

在这里列举的都是极平淡的故事,极平淡地开始极平淡地结束,都是无题。

 

我不想写他们原来的喜欢是怎样的轰轰烈烈,又是怎样支离破碎四分五裂。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阐述属于我自己的爱情观。

 

也许最初我和你们每个人一样,都希望故事能有一个幸福而又美好的结局。可是……现实的太现实,而虚幻的又太虚幻。

 

童话不存在于现实,现实总是残酷的。

 

也许有一天,你也会面临同样的抉择,我只希望,当他降临的时候,请一定带着勇往直前的平常心一往无前的走下去。该抓住的时候请一定要握紧,该开放手的时候也请不要犹豫。

 

只是这样而已。

 

最后,感谢看完全篇并阅读至此的你,衷心的感谢。

 

筱月


2016年10月18日

评论(13)
热度(29)

© 筱清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