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月,就是个码字儿的
the lost canvas/全职/高达00
FGO咸鱼中
米雅/卡笛/拉二闪/帝都土佐组/伞修
相爱相杀/青梅竹马
偶尔产粮,常年咕咕
过激厨,脾气不太好
爱好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别人看
自家小先生是@冥幽漠寂
“我与你何止相爱,又何曾相爱。”

『米雅』荣耀神话⑩

久违的一发更新,写比赛和打boss超级要命啊!!

 

这章发够了狗粮我好开心哦!!写打boss什么的还在摸索……毕竟我自己不玩网游_(:зゝ∠)_

 

 

Chapter10

 

要说Zeus家的势力,在整个希腊范围内不说家喻户晓人尽皆知但也足够响亮,更不要说雅典城境内了。无论是医疗,房地产,甚至是政界,各行各业到处都有他们家族活跃的身影。

 

所以当售楼处的小姑娘接过合同的时候被雅柏代笔落款的那个“Minos·Griffin·Zeus”吓了一跳也算是情理之中。

 

两天的假期一晃而过。

 

本来米诺斯完全可以一个人去希腊把所有的事情通通办妥,但他就是想让雅柏也亲眼目睹一下他的选择。虽然这种想法不免显得有些孩子气,但放在米诺斯身上却没有什么太大的违和感,仿佛理所应当。

 

路上几乎没有休息忙不跌的转机回到瑞典。他本就有些糟糕的身体终于坚持不住这样连轴转的高负荷运转,在北欧寒冷的天气和不知名病毒的侵袭下病倒了。米诺斯发现的时候本该正常的体温已经演变成了39度5这样的高烧。

 

就算早已熟知爱人有些孱弱的身体,但却无法习惯这样的病痛给他带来的痛苦和折磨,没到这种时候依旧会让他感到无比心疼。

 

“水我烧好了,在保温壶里。记得吃药,不许到处乱跑啊。”米诺斯在去上班之前再三叮嘱,眼看着雅柏喝了粥躺了下来,这才满意地关门离去。

 

可雅柏菲卡在这种事上从来不会乖乖听他的,虽然大脑还昏昏沉沉但听觉依旧足够灵敏,等到确认那个脚步声走远直到消失不见,他才慢悠悠地爬起来穿衣服洗脸顺带梳头。

 

自从大四开始实习之后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泡在研究院里,回到宿舍也要整理资料,写论文,根本腾不出时间去剪头发。半年下来,本来及鬓的短发已经长过了肩。他从米诺斯平时放橡皮筋的小盒子里随手勾了个颜色朴素的发圈给自己扎了个马尾,干脆又利索。

 

因为状态不太好所以他很明智的选择了打车,连坐上车后司机问他去哪里的时候的回答都还带着软软的鼻音。

 

车上空调很足,上了车之后他就抱着公文包有点迷迷糊糊地应了睡神的召唤,直到到达目的地,还是司机一句“小伙子,别睡了,到了。”的时候才后知后觉惊醒。

 

下了车以后迎面吹来的寒风让他猛地一抖,倒是清醒了不少,可头还是昏昏沉沉的,像是有钝器击打一样的阵阵发疼。进了研究院的大门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面一样毫无实感。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用力的深呼吸,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

 

进了实验室以后雅柏还是和往常一样,整理前一天的实验数据,询问实验进度,到各个部门去查看情况。

 

这个项目算是雅柏期末论文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正进行到关键的时候,所以他才会不惜拖着病体也要来查看进度。

 

和他搭档的小姑娘有点看不下去,她很清楚的看到雅柏的脸色非常不好,几乎实在勉强着自己维持清醒的状态。

 

“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雅柏菲卡你去休息吧,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

 

“我没事。”他摇摇头冲着她招招手,“你过来帮我核对一下这个实验数……”话音未落只听‘咚’的一声,刚才还逞能说没事的人已经闭着眼睛径直倒了下去,得亏小姑娘眼疾手快接住了他,才没让雅柏菲卡整个摔倒在地上。可一米六出头的小姑娘拖着一个一米七五的青年还是有些吃力,她急急忙忙叫了路过的同事过来帮忙搭把手把雅柏菲卡抬到了休息室的沙发上,她习惯性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手背传来的,是滚烫的触感。

 

干这行的不免会想多,她害怕这样的高烧会引起肺炎甚至是心肌炎这样的症状,托同事叫来医疗部门的医生确认只是发烧之后才放下心来考虑起联系家属的事情。

 

去尝试解锁别人的手机总归是件不太好的事,

 

米诺斯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和客户商讨关于转职的问题,悠扬的铃声在偌大的办公室忽得响起,突兀地打断了米诺斯的侃侃而谈。

 

低头看了眼来电人,他向他的客户点了点头:“抱歉,我接个电话。”

 

对方欣然应允。

 

看到来电人是雅柏的时候米诺斯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又或者是需要他带什么回家之类的云云,结果按下了接听对面传来的是一个陌生,但是清脆的女声:“请问是米诺斯先生吗?”

 

“嗯,是的,请问你哪里?”米诺斯略一挑眉,他的阿娜达这又是搞哪出?结果在他还在想东想西的时候对面又开口,颇有点前言不搭后语的意思,“雅柏菲卡发高烧晕倒了,能麻烦你来接一下他吗?我是他的同事,生物制药研究所的。”

 

“好,我马上到。”他有点惊讶,但随即抿起唇十分巧妙地将这份感情隐藏起来。收线之后他面带歉意的向一直耐心等着他打完电话的客户笑了笑,“抱歉,家里有急事,我需要暂时离开一会儿。”他语言拿捏得十分得体语气谦恭,“关于后续洽谈我会安排我的弟弟过来与你们商谈,您意下如何?”

 

“当然没有问题。”和他商谈业务的是个年逾四十的中年男子,早有妻儿的他对于这样的情况自然是心知肚明,“你去吧。我很期待和令弟的会谈。”

 

米诺斯对于对方这样理解自己自然是感激不尽,他给拉达曼迪斯发了条短信将事情简短说明了之后便匆匆离开。

 

思考到待会儿他要将雅柏菲卡带回去于是米诺斯没有选择骑自己的摩托,除了公司顺手拦了辆出租。

 

“高科技园区,生物制药研究所。麻烦快一点。”

 

从这里到目的地最快也要十来分钟,路程上有足够的时间给他冷静,米诺斯开始思考起刚接到电话时只一心想立刻飞到雅柏菲卡身边而被抛至一边忽略了的问题。

 

他怎么会晕到外面,明明嘱咐过他要好好休息的,肯定又不听话逞强了……虽然知道雅柏最近的工作对他而言究竟有多重要但是想到这里米诺斯还是觉得很生气,但转念一想他一个人晕倒在冰冷的研究院里又不免心疼起来,方才的怒气也已去了大半。就算再怎么生气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米诺斯还是没办法放他一人不管。

 

他终究是拿他的阿娜达毫无办法。

 

到了研究院门口他询问了雅柏菲卡缩在的部门后几乎是飞一样的跑上楼去。之前给他打电话的小姑娘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请跟我来。”

 

推开办公室的门米诺斯一眼就看到了在沙发上平躺着的雅柏,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雅柏菲卡这样他还是不免一阵心疼。明明沉睡着表情却丝毫没有放松,双眉紧皱着,薄唇轻抿,仿佛在被什么棘手的问题所困扰一般,本就苍白的脸泛着病态的潮红。

 

他三两下帮自家恋人收拾好东西,挎着包从沙发上把人整个打横公主抱抱起来,向着小姑娘点头道谢后便转身离开。

 

待雅柏悠悠转醒时已是傍晚,窗外的夕阳给屋内的一切都镀上了金色的余晖。

 

蓝色的瞳孔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对准焦距,熟悉的白色天花板,不是研究院……而且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气味。

 

下一秒他意识到自己回到了宿舍,不用多想他也猜到是米诺斯带他回来的。

 

完蛋了,不但偷偷溜出去的任务宣告失败还被最不想知道的人抓了个正着……真是最糟糕的情况。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依旧是骇人的滚烫。不知道是之前躺了沙发还是因为又烧起来的缘故,全身也酸痛的像是被卡车碾过一样,想要在这种情况下逃出生天还是有点困难,本打算掀被子起床的他只好认命地跌回床上。总是躺着着实有些难受于是他选择坐了起来,虽然知道这样做并没有什么用,但他还是裹好被子试图把自己藏起来,只露出两个眼睛在外面。

 

听到响动的米诺斯从厨房伸头看了一下发现雅柏醒了。走进宿舍的时候他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光景:

 

他的阿娜达,把自己整个缩在被子里,露在外面的眼睛湛蓝又通透,看上去活像个会眨眼睛的团子。米诺斯不禁笑出了声。

 

“阿娜达你醒啦!他笑眯眯的解下围裙挂好倒好温水走到雅柏床前,状似无意地和他的恋人开玩笑,“我明明叮嘱过你要好好休息你还偏要逞强,我真后悔出门之前没把你捆在床上。”

 

雅柏自知理亏,只好又往被子里缩了缩,这样的动作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只惹人怜爱的小动物。

 

“阿娜达你也知道自己身体不是那么好……”他抽了张餐巾纸,将他该吃的药一样一样的摆在上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像是在稀疏平常地扯家常一般,但是米诺斯此时此刻认真的态度,雅柏着实少有见到。

 

“你真的忍心,这么消耗自己的身体,最后早早丢下我吗?”

 

说这话的时候,他紫色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雅柏,带点他无法解读的哀伤:“你这样丢下我一个,是希望我在没有你的世界里等着和你重逢,或者还是你希望我尽快追着你一起呢?”

 

闻言雅柏一怔,蓝色的双眼微微瞪大又恢复原状,他垂眸低下头去盯着素色的床单出神,没有吭声。

 

——被丢下。

 

这样的字眼勾起了他久远到几乎快要遗忘的回忆。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冰冷刺骨的冬雨;远处稀疏到如同千里之外的零星灯火;孤立无援,不知所措的自己;和身后仿佛追赶着自己的滚滚涛声。

 

他害怕被丢下。

 

童年的这份经历所带来的恐惧深深地烙印在灵魂里。从前的他,潜意识感觉自己生命短暂,所以加倍地去做他所有力所能及的事情。即使能够长寿也会下意识觉得,不会有人陪他走完这漫长的一生。

 

米诺斯成为了闯入他生命中彻彻底底的意外。

 

从相遇开始,一直一直走到现在,他偶尔也会生出想要独占这个人,想要和他携手共度一生的想法。

 

如果自己早早死去,独留他一人,那该是怎样的凄凉哀伤,他无法想象。

 

想到这里他不禁浑身战栗,这样的结果,绝对,绝对不能让他发生。

 

正因为深知被丢下的恐惧,所以他绝不能丢下他。

 

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做错了,眼眶跟着漫上翻涌的情绪,有些酸涩疼痛起来。

 

喂雅柏吃完药的米诺斯放下水杯正准备离开,结果还锁在被子里的雅柏做出了一个令他有些吃惊的动作——他伸出手臂,用力的把本打算起身的米诺斯抱了个满怀。

 

是个滚烫的拥抱,带着还未完全褪去的高热,灼的米诺斯突然心生爱怜。

 

雅柏以前总仗着自己年轻有资本,觉得体力透支什么完全无所谓,睡一觉就补回来了,所以在这方面格外倔强,能扛就硬扛下来。

 

这次突然被米诺斯这么一说他才发现——他的生命,原来已经不仅只属于他一个人了。现在有一个人会为他一切举动而欢喜,或是悲伤。

 

他不禁把脸更深地埋进米诺斯的怀里。

 

米诺斯回抱住他的爱人,刚想说些什么打破沉默的时候,就听到一声还带着鼻音的“对不起。”

 

他不禁失笑,他怎么舍得去责怪雅柏菲卡。之前动怒也是因为他着实不够爱惜自己。他用力的将他摁进自己怀里轻声开口安抚他:“没关系的,阿娜达。再睡一会儿吧。”言毕他放开眼眶还有点红红的雅柏,将药和水杯递过去。

 

情绪终于缓和过来的雅柏抬头望向米诺斯,眼睫毛还湿漉漉的沾着未干的泪水,表情却是十分的坚定。

 

“那你要做好这辈子都和我绑定的心理准备了,米诺斯。”

 

“咱们不是早就绑定了吗?”米诺斯笑着揉了揉他的发顶,仿佛在哄小孩子一样,“阿娜达快点长大我们就可以领证完全完全绑定啦。”

 

“我不是小孩子!”雅柏菲卡对于米诺斯哄孩子的方式气鼓鼓地表示抗议。

 

“好,好。不是。”米诺斯紫色的眸子里漾着温柔的笑意。这时候他才有一点雅柏菲卡比他要小很多的实感。在高烧的侵袭下他才展现出一点符合他年龄的表现——原来实在是太过于倔强了。

 

他的阿娜达,其实还很年少啊……

 

乖乖吃了药的雅柏在米诺斯的执意下才重新躺下,退烧药带着点安眠的效果,没一会儿雅柏就进入了梦乡,而且睡得十分安稳,这让米诺斯稍微放下心来。

 

在确定了雅柏彻底睡着之后米诺斯才打开电脑插卡登游戏。他担心要强的恋人要是知道了这两天是团队磨合期的话一定会跳起来强撑着精神和他们一起刷怪打boss。但病人就该好好休息,米诺斯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今天要刷的是50级的20人本古桥迷云。这个副本以伦敦塔桥为原型,再加上伦敦本身自带的雾都属性,游戏开发者在制作这个副本的时候也加上了重重迷雾的设定,能见度相较于一般的副本来说要低许多,但这群人以阿斯普洛斯为首说着“这样才更有挑战性”完全无视了米诺斯提出的轮流组合搭配刷十人本的提议。

 

米诺斯叹气,能磨合总是好的,但也不能由着他们胡闹,望了一眼读卡器他当机立断的选择了拔了星辰傀儡换了一张。

 

血腥玫瑰,职业是守护天使,是米诺斯和雅柏菲卡两个人因为组队两个人刷五人本刷新了大把的副本记录而遭到各大公会追杀时米诺斯开的小号。因为是圣职职业,所以偶尔也会带带公会里没什么时间玩游戏的医学生菜鸟。

 

而在装备方面,则完全就是米诺斯个人的喜好了。

 

这是个女号,五官完全是扫描雅柏的照片生成的,金色的大波浪卷被盘成优雅的发髻,用带着大朵红玫瑰,做成的发簪别好,只余几缕垂在耳侧。一身紧身的皮衣加上手中比一人还高的战斧,看起来女王范十足。

 

“啊你说要换号结果换了个女号过来?!”看着出现在视野里叉着腰的血腥玫瑰阿斯还是忍不住吐槽,“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爱好,你的阿娜达知道吗?”

 

“你别说,他还真的知道。”米诺斯手下噼里啪啦的打字,唇边却是不怀好意的笑容,“发色还是他选的呢。”

 

阿斯一口水呛在喉咙里,半天才顺过气:“……算了,我去开怪。”

 

“等等。”姗姗来迟的笛捷尔出声阻止了他,“我发现了个问题。明明我们现在还没有受到小怪的攻击,但是血条却在往下掉。”他抬眼望向血条,原本满格的血槽现在只剩下了百分之九十八。

 

“是雾的问题吗?”银河星爆抬手挥了挥身边的浓雾,果不其然血条往下掉了一点。他皱眉,思索片刻开口下了指令,“试试看用技能能不能驱散!”

 

一时间什么银光落刃豪龙破军轰天炮全往虚空之中招呼,场面好不绚丽。

 

“我说萨莎你也太奢侈了。”希绪弗斯忍不住吐槽身边正耍圆舞棍耍的不亦乐乎的少女,然后也十分奢侈地跟着一枪巴雷特狙击。

 

可雾气并没有任何消散的迹象,直到站在银河炎葬身边的灾厄命运举起法杖吟唱释放了一个烈焰冲击之后,浓雾才终于随着腾空而起的火焰消散开来,原本不清晰的视野瞬间开阔许多。

 

“用火吗?”笛捷尔尝试着操纵极光处刑扔出一个熔岩烧瓶,虽然范围没有烈焰冲击大,但是雾气也淡去不少。

 

“有效!用火可以驱散浓雾!”

 

“这会可以开怪了吧。”星屑旋转抖了抖宽大的袖口。

 

“MT我来就好。二十人本没有治疗还是有点悬。”明明有着那样一副美丽的容貌,听着这么一个声音还真是有点违和,除了米诺斯之外的一众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块。

 

“安达里士十点站位!帕拉斯两点。”希绪弗斯在阿斯开怪的时候接手了团队的指挥。他的声线清秀而带点低沉,比起语气中带点急躁的阿斯普洛斯,他显得要更加平和。

 

戴着宽檐帽的吸血鬼小怪数量繁多。而且使用什么职业的都有。从举着法杖吟唱的术士,到挥着剑近战的剑客一应俱全。这让一人众颇为头疼。

 

“极光处刑熔岩烧瓶开路!星屑旋转念龙波配合一下。驱散浓雾后再进攻!”

 

浓雾散开,气流掀翻小怪带上半空,一旁的最大警戒一击卫星射线将浮空中的小怪一并收拾了个干净。

 

极光处刑骑着扫帚飞过之处能见度已经和平时的场景无二,活蹦乱跳的小吸血鬼也在众人的配合下所剩无几。阿斯操作银河星爆挥剑砍死一个,在公共频道里问了一句:“目前还剩下多少?”

 

“桥墩下还有些。”回答他的是辉火,他的日冕太阳正脚踏并不深的河水,和小怪们做着斗争。阿斯暗自思索了一番部下指挥:“好,我知道了,看这样的情况boss也差不多要出现了,做好准备。”

 

做为50级副本的boss,这位吸血鬼伯爵看起来相当的不简单,从背景故事所阐述的来看,这篇能持续让玩家掉血的毒雾也出自他的手笔。

 

“卡路!别冲那么前面!”米诺斯出声阻止,可还是晚了一步,他只好一个箭步冲上去将自己的角色也带进仇恨范围,同时一道白光笼罩在了安达里士身上。

 

回复术!!虽然说守护天使比起牧师来说治疗量没有那么强劲,但依旧相当稳妥。

 

“MT还是我来吧!你个刺客负责输出就成了。”血腥玫瑰的金色卷发随着涌动的风飞扬着,她手中的战斧挽了个花,稳稳地砸在了吸血鬼伯爵的身上。同时一个鬼阵落下,瘟阵将这个boss罩了个严严实实。

 

“补的漂亮!”米诺斯忍不住赞扬。

 

“你还是别说话了。”远处飞奔而来的是扛着重炮的胞弟,而发声的正是刚才被他嫌弃的卡路迪亚,“这脸和声音实在太违和了!”

 

然后米诺斯清晰的听见耳机里传来了哄笑声。

 

好气哦,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雅柏菲卡在睡觉他没法发作只好微笑着打下一行战书。

 

血腥玫瑰:卡路迪亚,敢不敢JJC来一把?BO3。

 

TBC

评论(5)
热度(19)

© 筱清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