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月,就是个码字儿的
the lost canvas/全职/高达00
FGO咸鱼中
米雅/卡笛/拉二闪/帝都土佐组/伞修
相爱相杀/青梅竹马
偶尔产粮,常年咕咕
过激厨,脾气不太好
爱好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别人看
自家小先生是@冥幽漠寂
“我与你何止相爱,又何曾相爱。”

『帝都骑杀』琉璃花[3]

(。・ω・。)是最后的更新! @冥幽漠寂 应官配配的要求艾特他一下x

我居然把他写完了!一个三十题我居然写了超过万字!觉得自己棒棒哒

前文走这里

 

21.玻璃球和彩虹色泡沫

 

流淌在血管中的疼痛尚未散去,以藏努力地睁了睁眼睛不让自己在极度的疼痛中昏过去,但映入眼帘中的却是龙马有些恍惚的表情。

 

那样的表情,根本不是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敌人,反而如同一个因为迷茫而无措的孩子。

 

都到了这种时候露出这种表情是想要做什么啊?以藏在心底无声的嘲笑,他强忍着撕扯着神经的疼痛用还能动的那只手用力的握住刺入肩膀的刀刃,就连五指被锋利的刃面划的鲜血淋漓也无暇在意。他趁着身上的人恍神的片刻屈膝将压在身上的人一脚用力踹开,再狠狠拔出了次在肩膀的刀,鲜血随着他的动作飞溅开,从伤口中渗出的血滴滴答答的滴落,连空气中都是腥甜的味道。

 

但他只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用伤痕累累的五指握住了还沾着自己鲜血的刀柄,努力地咧了咧嘴挤出一声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力气的嗤笑。

 

“你这家伙,是在做什么美梦吗?”

 

龙马Alter被他这一脚踹出几米开外,在地上狼狈的打了几个滚才停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拍了拍身上的浮灰站起来。

 

以藏的话如同一支利箭穿透了他一直以来掩饰的很好的脆弱防线。现在的他连继续战下去的心思也已经所剩无几。

 

他想起某个黄昏里,刚下过雨的天空中浮现出彩虹搭建起的天桥,虚幻又美丽。彼时的他和他的以藏先生一起光着脚丫子,坐在雨后还滴着水珠的的屋檐下。房梁上悬挂的晴天娃娃随风摇摆着。

 

虚幻蒙昧,遥远的恍若隔世。

 

22.不断旋转的圈或叉

 

对、亦或是错。

 

对于圣杯这个存在来说都毫无意义。只要有足够的精神供养就能够实现愿望。无论是喜悦还是悲伤,愤怒还是沮丧,只要是感情,它就全盘接受

 

——这就是所谓的万能许愿机。

 

对于圣杯来说,只要有“欲”,无论是怎样的欲求,那都是最好的养料。

 

痛苦也好,怜惜也罢,这样深邃黑暗的情感对他来说,实在是过于美味的食粮。所以,即使因果不可违逆,即使原罪无法洗脱,他也会去帮许下愿望的人“实现”愿望。

 

虽然那归根结底也只不过是披着美梦假象的幻影而已。

 

龙马alter跪在地上,以藏的话如同魔咒一般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这让他原本坚如磐石的意志他开始动摇。

 

一想到否定他的人是他一直以来所庇护的对象——即使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同样身为“冈田以藏”的存在,有着相同甚至可以说一模一样的容貌,这让他无法不去在意。

 

他开始思考,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从一开始就错了。

 

只是美梦吗?终有一天要……苏醒吗?

 

他深陷于这个看似很轻易就能破除的迷局。只因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若是换了别人,聪慧如他应该早就能破除的吧。

 

可偏偏那个人是他,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个决定,分分钟就可以让他惊慌失措让他溃不成军。

 

因为他是冈田以藏。

 

“你知道嘛,这个世界上正义和邪恶、对与错都没有衡量的标准。”在他踌躇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地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他否定你了对吧?”

 

那声音清脆甜美,却仿佛是来自炼狱深处最恶毒的引诱,主要走错一步就会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一点一点地攀附上他的神经侵蚀骨髓。

 

“只要打赢这场战斗,就算是美梦也能成为真实哦。”

 

他没有回答,只是暗自握紧了衣袖下的拳头。

 

 

 

23.眼睛里升腾起透明的雾

 

“啧,痛死了。”

 

肩膀处传尖锐的疼痛让他想蜷起身体却因失血过多只能依靠插进地面的刀支撑着身体。以藏试着挣扎但牵动了伤口疼得咧了咧嘴。

 

“哟,怎么还不动手?”

 

结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回答,只觉得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落在脸上。大颗大颗的眼泪从龙马Alter的脸颊流下,落在在以藏的脸上,滚烫的仿佛能将他灼伤。

 

“为什么是由你来下手……”

 

“为什么阻止我的梦想的人偏偏也是以藏先生。”

 

“原谅我,以藏先生,原谅我。”

 

温热的血和他的眼泪同时滴在身上,瞬间撕裂神经的疼痛让他几近昏厥。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定格在他视网膜上的,是龙马Alter满脸绝望的泪花。

 

真是有够可笑的,以藏想。老子都没哭你哭个屁啊。在意识沉入黑暗之时,他仿佛听到了远处来自那个亚从者焦急的呼喊。

 

“冈田先生!!!”

 

 

 

24.花与草木的闲言碎语

 

 亚从者带着的受伤的以藏先生撤退的时候看起来格外的狼狈,娇小的少女架着他的背影此刻看起来分外高大了起来。

 

Alter没有去追,他一直静静地注视这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久久的,直到最后一点背影也看不到,他才缓缓地起身离开。

 

这时已经月上三竿,月光明亮而不染纤尘,将Alter走在路上的影子扯的短短长长。初春的夜晚还有些许寒意,纵使英灵不会感冒,但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们的家在夜色的笼罩下只剩下一层淡淡的轮廓。他远远的看去,平时总是应该亮着一盏暖黄色灯光的屋子却一反常态的一片漆黑。他就隐隐约约的感到了一丝的不详。

 

平时无论多晚以藏都一定会等他回来,并且一定会给他留上一盏灯,可今天却只剩下令人不安的漆黑。

 

Alter不自觉的加开了脚步。

 

“我回来了。”他像往常一样打了招呼。

 

没有回音。

 

他心下的不安顿时加重,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一直到走到玄关门口,在他拉开纸门的瞬间,一股浓烈的气味扑面而来——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如同铁锈一般阴冷沉重。

 

是血。

 

“以藏先生,以藏先生??”

 

他急切地呼唤着,此刻Alter只希望那个人从和室里探出头来,顶着没有睡醒浓厚的倦意大声抱怨自己吵了他的睡眠,但事与愿违,没有人回答。

 

他顿时有了不好的猜测,不安感一点点的加重甚至要将他吞噬,这种只能等亲眼目睹一切后才能消逝的恐慌感,比过去收到以藏死讯时还让人难熬,他连鞋都没有来得及脱就向着卧室的方向奔去,木屐在走廊的木制地板上留下一串泥泞的深色脚印。  

 

就算只是靠近也能嗅到令人作呕的浓重的血腥味,还未进门Alter就看到和室的纸门上已经干涸的血迹,从和室另一边的窗户上透进的月光将之投成令人心惊的可怖形状,就算只是借助微弱的月光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浑身是血倒在血泊中的人。

 

那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以藏先生。刀伤在胸口,一刀致命。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了。

 

Alter只觉得,在身后树叶沙沙声中——

 

他的世界,崩塌了。

 

25.在阳光之下蜷缩着身体

 

在离开前还活蹦乱跳对自己说着“今天要是再回来晚老子就不给你留门了”的人,只不过几个小时过去,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这样的结果,要他怎么接受。

 

他多么希望自己拉开纸门后,迎接他的是斜倚在墙角正在擦刀的,他的以藏先生,抬起头看到他的时候还会露出一个带着狂气的笑容:“太慢了吧龙马,老子一个人就把他们都解决了。”

 

可现实仍是这样的冰冷残酷,眼前的以藏,只不过是一具不会动的,冷冰冰的尸体而已。

 

Alter蹲下来,小心翼翼地将早已没了呼吸的人抱进怀里,动作轻柔的像是对带一件珍宝一样。

 

再也不会有人对他说“欢迎回来,你这家伙吵到老子睡觉了”,也不会有人带着兴奋的目光看着他欢呼说“龙马你这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好厉害!”

 

他也知道,得到某些东西的时候就必然伴随着失去。他代替了原本应该成为人斩的以藏,所以本深锁金笼的金丝雀怎么可能还能拥有鹰隼一般的实力。

 

“以藏先生……”

 

Alter搂紧了怀里冰冷的躯体,眼睛酸涩疼痛,泪腺却像是坏掉了一样,根本哭不出来。

 

原来悲伤到极致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

 

他觉得自己有点撑不住了。

 

从创造出这个特异点起就顶着与整个泛人类史对抗的压力,甚至是为了以藏不惜成为人斩手染鲜血也在所不辞。可是现在,努力制造出的幻境在眨眼间,崩溃了。

 

就在看到以藏尸体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早就和你说了,要是早点听我的,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你说是吧?”在Alter仍然陷在悲伤之中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尖细的女声听起来刺耳又锐利仿佛要穿透鼓膜。

 

“你想说什么。”Alter冷冷开口,此刻他的心情非常糟糕,语气也自然不怎么好。假如圣杯君有实体的话,大概哪句话没有说对的时候Alter就会提刀一刀劈下去。

 

“别那么冷淡嘛龙马君?还是有翻盘的机会的哦——”它的声音毫不恼怒,甚至还带了一丝笑意,吐出的却是蛊惑的话语,“让一切重来,让以藏重新活过来的机会——”

 

“快告诉我该怎么做!”

 

似乎是预见到了他的急不可耐,圣杯只是轻轻一笑:“不要那么着急嘛龙马君,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慢慢说……”

 

时间在窃窃私语的交谈中悄然流逝,在漫长又繁复的计划中,夜色悄悄退去,东方显露出的鱼肚白昭示着白日的降临。

 

“那么,就拜托你了。”龙马Alter最后的嘱托结束了彻夜的长谈,英灵并不会感到困倦,但此番详细的计划等待他去完成仍是让他感到了疲惫。

 

他转头,目光流连在沐浴在朝阳柔和光芒下蜷缩着身体的以藏身上,伸出手将他压在身底下的胳膊抽出来,仿佛这样能够让他睡得更舒适一点一样,最后长长地叹息出声。

 

神情悲伤,却也坚定。

 

“对不起了啊,以藏先生。”

 

26.在你的面前颤抖着显形

 

 就算Alter知道了圣杯的计划并全权交给他去实行,但实际上当他打点好了给最后一战准备的一切,回到住处的时候,还是不免为万能许愿机的神通而感叹。

 

曾经失去生气的青年又再度地「活」了过来,他像曾经的那个他在世的时候一样抱着刀靠在墙边,见到Alter发愣的样子只是笑着向他招招手:“你还在发什么呆呢,该去解决人类最后的御主了。”

 

举手投足间的相似程度简直能让他晃神,只不过那狠戾的语气,到底是让Alter清醒了些。

 

他的以藏先生,已经回不来了。

 

所以,为此才需要打倒迦勒底的御主,一切重新来过。

 

橘发的少女找到他的时候龙马Alter正坐在庭院里沏茶,他见到迦勒底的御主并不惊讶模样悠闲的根本看不出是她即将面对的最终Boss。反倒是少女对他身后站出来的人感到惊讶不已。她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两位面容无二的英灵,疑惑更深了一层。

 

“是以藏先生……?难道是其他侧面……?”

 

“不对。”以藏Alter先一步出声,在之前的短暂接触之后,虽然没有缔结临时契约,但以藏Alter以「我还有我要做的事,呆在你这会比较方便行动」为由留在了来自迦勒底的阵营之中。此时他手中的刀已然出鞘,锋利的刃尖直指还端着茶杯的人的额头,语气相当的不善:“你不是他,你到底是谁。”

 

“被发现了还真是没办法啊……那么,最后一杯茶就喝到这里吧。”被点到名的人——不、应该不能称之为人的「以藏」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站起来,扯出一个放在冈田以藏的脸上显得极其诡异的笑容,连声音都变了调,听起来尖锐又刺耳。

 

“吾是斯托拉斯。排行第36位的魔神——于此终结尔等的存在。”

 

刀刃与刀刃的碰撞的震颤透过刀镡传来,“以藏”的脸上带着与他本身毫不相符的狂气笑容。刀光剑影之间他舍弃了人类的模样,变回了那体型巨大可怖的魔神。

 

“是魔神柱!!御主!清退后!!”身为亚从者的少女已经持着盾牌挡在了前面。

 

“不,请等一下,玛修小姐。”说话的是以藏Alter,他横跨一步将少女拦在身后,“魔神柱由我来解决,请专心对付其他敌人吧。”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龙马alter会使用这样的方式榨取以藏最后的剩余价值。两个人刀刃交锋的那个夜晚清晰仿佛昨日。透过相碰的利刃传达而来的强烈的求胜欲他又怎么可能会感受不到。所以面前的现状才让他出离愤怒。

 

“对不起,『我』,那么,这次就有我来亲手为你送行吧。”他喃喃地念到,双手握紧了刀刃斩向了那对他来说太过巨大的魔物。

 

望着恢复本体的魔神,龙马Alter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其中的迷茫己一扫而空。

 

27.弱小而可悲的本体

 

即使是身为上三骑的Saber,独自一人面对魔神柱仍是困难重重。交锋间以藏Alter的围巾被斯托拉斯掀起的气流所吹起,在空中顺着气流飞了很远,最后挂在了摇摇欲坠的树枝上。

 

不止是龙马Alter,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失去了围巾遮蔽的脖颈上,赫然是一道狰狞可怖的伤疤。

 

“那是……”

 

以藏Alter没有漏听龙马Alter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询问的呢喃,他横刀招架住来自斯托拉斯的攻击,同时回头,向龙马alter露出了一个可以称之为微笑的表情。

 

“既然是出于『没能拯救我的悔恨』而诞生的存在的话,那你一定明白这个伤疤代表了什么吧?”其实说话间以藏alter解放了自己的宝具,刀刃上闪现的光芒生生地恍了他的眼。虽然以藏alter并非是刻意询问,却还是唤醒了那个他曾经极力试图忘掉的痛苦回忆。

 

那份得知了以藏死讯的悲恸深深的刻在他的灵基之中,对他而言,这样的未来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次上演。想到这里,龙马Alter勾起了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

 

“啊啊……那可真是再清楚不过了啊。所以,那样的未来,不会再让他上演了。”

 

宝具的力量的确十分强劲,斯托拉斯连整个身体都开始变得透明起来,可就算如此,他仍心有不甘。

 

“会输给你……还是因为这个寄宿体魔力太弱……”

 

“你错了。”以藏alter出声打断他,“即使注定了死亡的命运,可他仍然选择了抗争。”

 

收刀入鞘的声音清脆,那是他对此最后的送别。

 

以藏Alter垂着眼眸,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自己的对手,直到魔神柱彻底消失,他凝视着失去了凭依的力量之后回归尸体的以藏缓缓开口,声线淡漠却掷地有声。“他的执念,他的渴望,你一无所知。”

 

28.令人安心的尖锐笑声

 

魔神柱的消失使得战局开始扭转。以藏alter倚靠着自己的爱刀半蹲下来,他默默注视着失去了凭依力量重新回归成再普通不过的尸体的以藏,一言不发。

 

而另一旁的战况则越发的激烈起来。

 

龙马alter的眼镜自始至终都没有从Assassin以藏的身上移开过。无论是挥刀时凌厉果决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亦或是斩击落下时随风在空中扬起肆意弧度的紫色长发,都逐渐的,与深埋在记忆之中的那个“冈田以藏”的身影重叠起来。

 

那才是和他灵基之中的记忆相符的那一个。

 

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这种过度保护庇佑下的那个以藏,早已不是他曾经认识的以藏了。想要得到必先失去的铁则悄无声息地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他终是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一切都只不过是自己单方面的一厢情愿罢了。

 

“怎么,就只有这点程度吗?”以藏挥刀上前,脸上的笑容张扬而又自负,这让龙马alter有瞬间的恍惚。

 

这样的笑容,实在是,太过耀眼了。

 

即使现在的直接身份互为敌对,但不知道为什么以藏这样的笑容就是让他有种安心的感觉。如果非要为此找一个理由的话,那大概是因为——因为他是“冈田以藏”吧。

 

龙马alter手中的刀在他恍神的瞬间被打落,以藏没有想到他连后撤的意图都没有,但手中挥出的刀已经,收不回来了。

 

他手中冰冷的利刃径直穿透了龙马Alter的胸膛。

 

时间静止。

 

29.温暖的、坚硬的你

 

好痛。

 

这是龙马alter此时此刻唯一能够感受到的感觉。原来英灵受伤也会感到这样的痛楚吗?

 

那,以藏先生死去之前,也是这样的痛的吗?

 

他咳出一大口鲜血,颤抖着伸出手握住插在胸口的刀刃,锋利的刃面划破了五指也无暇顾及。

 

他想起来自己刚来到这里的那天,他的以藏见到他时惊讶的样子,摸着自己的白发问这问那好奇的表情,那模样十足的可爱。他努力地扯了扯沾着血迹的嘴角勾起一个笑容,那是到现在想起来,哪怕是他即将死去,也依旧能让他会心一笑的回忆。

 

后来他们一起加入了勤王党,为了扭转历史龙马alter甚至在上京之后主动替以藏担下了去执行暗杀的工作。

 

那时的他天真的想,如果没有成为人斩的话,那么以藏也就一定不会迎来被斩首的结局。

 

再后来,因为以藏根本听不懂政论之类的东西而受到勤王党排斥,也因为没有任务而逐渐淡出勤王党的活动。在他为了自己帮不上忙而气恼的时候,龙马alter以勤王党的名义交给他一些实际上没什么意义的事情,然后靠着自己的口才吹的天花乱坠,让以藏相信自己做的事一定有意义——其实早已跟勤王党的活动南辕北辙。

 

而他,自然也就只能代替着以藏继续人斩的工作,既是保障武市不会再找上以藏作为他的替代,也是为自己已经对杀人感到习惯并且上瘾的悲哀。

 

却没想到仍是走到了今天这样的结局。

 

龙马alter的脚步再也支撑不住,他双腿一软向前倒去,还是以藏眼疾手快一个箭步接住了他。他攥住以藏的衣服,开口气若游丝。

 

“我……认输。是你们……赢了。”

 

 

 

30.请带我入睡

 

现在只要回收圣杯,一切就都可以结束了。

 

但以藏面对着Alter,却只觉得自己握着刀的手心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从对方的伤口上流出的血液也顺着刀刃粘在了手上。肩膀上被刺穿的伤口还隐隐作痛,却远不及让他做出这种选择的万分之一。

 

——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他一遍又一遍地不断给自己施加心理暗示,可是又有哪一个做好觉悟的人会露出这样的悲伤无力惹人心疼的脸?

 

其实他真的没有做好最后杀死龙马Alter的觉悟。不是因为那张与龙马完全一样的面容,而是因为,那个朴素到不能再朴素的愿望。

 

无论方式,无论过程,那个人,是想要救自己的啊。

 

他不是下不了决心,而是不让自己下定这个决心。因为他一直都怀抱着希望,一种微弱到近乎虚无的希望。

 

他不想杀他。

 

他想救他。

 

但有些时候总是事与愿违,拯救人理这种听起来就虚无缥缈的事情姑且不论,就算是为了他的Master,他也不会放下手中的刀。

 

“以藏先生,我困了。”在他思绪神游天外之际龙马alter的一声呼唤将他带回了现实。

 

“睡吧。我在。”以藏摸了摸他的发顶轻声开口,金色的眼睛里似有泪光闪烁。此时此刻,除了支撑起龙马Alter那渐渐消散的身体之外,他……什么也做不到。

 

——到最后,我也没能救你。

 

他也知道该下手的时候绝不能殆误,因为这么做,是为了守护整个世界的泛人类史。

 

那是我们曾真切地存在过的世界啊龙马,这样的世界,怎么能让它轻易地被毁灭。

 

龙马Alter的灵基悄无声息地从他的肩头上化为点点金光消散殆尽,只余失去主人的圣杯落在地上的声音格外刺耳。

 

以藏弯下腰捡起它抱在怀里,几次都手滑差点没有抱稳,小小的许愿机此刻仿佛千斤,是他如此脆弱的灵基所不能承受的重量。

 

他捧着圣杯垂着头缓缓走向了自己的御主,明明已经修复了这个特异点,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藤丸立香从未见过这位平时总是笑着的Assassin如此疲倦而悲伤的表情。

 

“我们走吧。”

 

乌托邦终究只是虚幻的梦境,破碎后留下的,只有一地化不开的绝望。

 

灵子转移的光芒将身后的世界一点点包裹,最后吞噬殆尽。

 

圣杯回收完成,奠基——复原。

 

   

 

Fin

后记

到这里整个LineA世界线的故事就全部结束了。之后有时间我会写一个LineB,仍旧是龙马Alter相关的故事,和LineA有点相似却又有细节上的不同,那么,敬请期待。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的你,我们下一篇再见。

 

 

筱月

2018年9月29日

评论(2)
热度(15)

© 筱清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