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月,就是个码字儿的
the lost canvas/全职/高达00
FGO咸鱼中
米雅/卡笛/拉二闪/帝都土佐组/伞修
相爱相杀/青梅竹马
偶尔产粮,常年咕咕
过激厨,脾气不太好
爱好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别人看
自家小先生是@冥幽漠寂
“我与你何止相爱,又何曾相爱。”

『献给我亲爱的生贺』“Είστε ο βασιλιάς μου”

标题借助了谷歌,意为“汝为吾王”

第一人称不是很擅长orz,但是我觉得第一人称最能表达情感





Author:筱月

For:我的阿娜达  @冥幽漠寂



01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在特异点的最终决战之上。数不清到底有多少级的台阶上的王座上的,和自己身边的英灵有着完全相反的漆黑如夜长发的,另一个王。

只要打倒他回收圣杯,那么这一切就结束了。那时候的我只有这样一个单纯的想法。

简单到,脑海中只有这样一个概念。

虽然当中的确发生了一些波折,但是到最后事情还是完美解决了。有了拉达曼迪斯王的帮助,在最后对决这位克里特的王的时候,并没有太过艰难。

只是,他消失之前的那个眼神,令我至今都记忆犹新。那双盛满了仇恨的金色双瞳里,除了愤怒,怨恨,还有一丝悲哀与不甘。

那一瞬间,我居然,觉得自己心理某个柔软的地方狠狠地疼了一下。

一切都结束了,特异点崩溃,所有的异状都会恢复他们的本来面貌。

那个叫嚣着要延续神话时代的王啊,到最后,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自己怀中那个,显得有些过分沉重的圣杯。





02

那之后时光飞快的流逝,最后在时间神殿与盖提亚的对决,也已经过去了好久。

人理被拯救,迦勒底之外的世界也恢复了原本他应有的运作模式。

就好像,自己这一年的努力不曾存在一样。

可是怎么会呢,自己知道,玛修知道,和自己一同奋战过的英灵们也都知道。每天大大种火刷刷材料,无聊的时候泡在埃德蒙先生那里喝杯咖啡,又或者是听听奥兹曼迪亚斯王唠叨自己的王朝,又或者是在厨房帮emiya打理杂物,生活过的也还算充实。

直到有一天,玛修被达芬奇叫去体检。我实在是有些无聊,从迦勒底的这头走到了那头,尽头的房间仍然还亮着灯光。

真敬业啊,法官先生。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推开房门,房间的主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仍旧在安静的阅读着手中的卷宗,浅色的灯光倾泻在他白色的发上显出淡淡的金色,有几缕银白的发丝柔顺的顺着耳鬓垂下,画面安静而美好。

我站在门口的注视着这样的画面不由呼吸一滞,甚至不忍心去打破这份宁静。可是该说的还是要说啊,我咽了咽口水,踌躇了一会才缓缓开口。

“那个,Ruler,有空吗?”

“什么事,御主?”他放下手中看起来厚重的有些过分的卷宗抬起头来。

英灵真好啊,就算是熬一整个通宵也不会有黑眼圈。我盯着面前法官没什么神采却通透的双眼没由来的神游天外。

“御主?” 他又喊了一声,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

“啊,抱歉,有点走神。”我有些抱歉地笑笑,“能陪我去一趟召唤室吗,Ruler?”

“当然可以。”他点头应允。





03

召唤室比起其他地方来说显得有些冷清,毕竟除了自己,平时也不会有其他的工作人员来这里。

“宣告!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在此起誓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啊!”

放下圣晶石念动咒文,任由耀眼的白光将视野吞没,飞起的彩圈在一片白茫茫中显得格外艳丽。

是彩圈呢,不知道会是哪位从者……在我的满心期待中白色的光芒渐渐散去。出现的人影令我不由得大吃一惊。

黑发金瞳,干散利索却不失华丽的短袍缠身。

这……这这这?!为什么前段时间刚刚交战过的特异点的boss会出现在这里啊?

身体比大脑更先一步的意识到这一点,我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差点撞上召唤室的门板,在当机的大脑终于恢复工作的时候,我的脑海中浮现的是在克里特王宫里最后与两位Rider联手的那一幕。

完蛋了!这是要凉的节奏!虽然知道当时是为了修复特异点回收圣杯,但是万一他记恨我了怎么办?我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

在我脑里疯狂吐槽的时候他已经做出了行动,不过看样子他好像并没有特异点的记忆,不然我可能这会已经变成他手里那把被黑雾缠绕的剑下的亡魂了。

而且比起我来说,他似乎对我身后的法官先生更感兴趣。对于他们俩之间的交谈,我插不上话,只能安静地立在一旁。等到结束谈话的我抬起头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黑发的他开口了。

“那么,来谈谈契约的事情吧。”

我抬起头,正打算回答的时候正好和那双有如深潭的金色双眼四目相对,被那双似乎能看到火焰的眼睛注视着,让我不由得有些心跳加速,突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大概算是初遇,再一次的。





04

他和我想象当中,以及在特异点见到的他都不太一样。大约是没有记忆的缘故吧,没有那么疯狂,反倒是多了一份隐忍与内敛。因为刚到迦勒底,出战的时候也会很安静的站在队伍的最后方。

只不过,就算表面上表现出再怎样的安静,那双璀璨的金瞳中燃烧的仇恨之火,从来都没有熄灭过。

当我问起的时候,他也只是淡淡的回答一句:“如果放弃了仇恨,那么我存在的意义也将不复存在。”

我有些不太能理解,但是就只是这份深重的执念就足以成为我关注他的理由。不是因为在意,而只是因为好奇这份执念而已,嗯。只是这样。我不止一次这样的自我催眠,不然会忍不住让自己的目光飘向他所在的方向。

这天闲来无事,我点了几个平时关系还不错的英灵一同去往迦勒底之门收集种火。

吉尔伽美什王似乎是对我的偏爱行为有所不满。他的王财砸在尖叫的黎明神腕的身上,力度似乎比以往都要凶狠得多。我想问他发生了什么,可是英雄王本人黑着一张脸让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开口的胆量,搞不好一句话没说对下一秒就被他的王财砸死了。

想到这里我就不由的一阵冷汗,最后还是选择了乖乖闭嘴。

好友家的金星女神笑的前仰后合毫无女神风范,被我和英雄王两个人接连瞪视之后的才不得不收了声。

所以即使是降了神格,我也还是无法体会神都在想些什么玩意。

多吃了几个苹果不知不觉就已经夜晚。虽说迦勒底身处6000米的高山上平时也看不到夜空。但是迦勒底内到处都点亮的灯光也昭示着夜晚的降临。

在Emiya那里吃过晚饭后我才有些疲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推开房门的瞬间就看到他正坐在我的床头,手里捧着一本似乎是近代某位作家的小说。听说英灵在被召唤的时刻圣杯会赋予他这个时代相关的知识,所以就算是他也会看这种接地气的文学作品吗……?

大约是我在门口发呆的时间有点久,他从那本厚重的书籍中抬起头来:“你还想傻站在那里多久?”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之中的威严不言而喻。

“……是!”我条件反射地立正站好。虽然只有几步路但我还是小跑几步就走到了他的面前一屁股坐到他身旁。

虽然他现在说着到时候将真名当做赏赐告诉我,但他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除却那头比尼克斯降下的夜还要漆黑的长发和那双可以与落日熔金相媲美的双眼之外,他的容貌,分明就是不折不扣的克里特王。

克里特的王唉。

不过既然他不想说,我也乐得等他开口,虽说神的心思不太好猜,但是想了想吉尔伽美什王和奥兹曼迪亚斯王,和古代王相处的还真不算少,久而久之其实我也是知道该怎么做最为妥当。

“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当我还在神游天外的时候突然听到他的声音,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盯着他的眼睛发了很久的呆。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失礼了!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之后我慌慌张张地把脸扭开。我都干了什么啊!就算没有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红的和煮熟的虾米差不多了。

“御主。”

“……嗯?”会被说不敬吧,或者大概会被骂……?当我已经准备好接受来自他的指责之时只听他轻声开口。

“早点睡吧,明早还要去修炼场不是吗?”

“好。”面对这份意料之外的温柔,我飞快的点头,逃也似的去简单洗漱了一下就钻进了被窝。





05

第三次灵基再临之后的他的身姿显得更加的挺拔起来,这种时候当然要趁热打铁才好。我嘱咐了他呆在自己的房间不要动,然后一个人从灵基保管室里抱了一大堆的种火和前几天刚打的材料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Saber!我回来了!”和自己预料的一样,自己回来的时候他坐在床尾阅读着手中厚重的书籍。抬高声音引起他的注意,随即在他略微有些惊讶的目光中将怀抱中明亮的灵子哗啦啦撒了一床,“这些都是给你的!”

“给我?”他放下手中的书籍转过身来,“你确定?”

“当然!”我点点头,倾身上前单膝跪在床上,双手捧起颜色鲜亮的灵子凑到他唇边,神情坚定。

他低头,就这这样的姿势将我手中的灵子含入口中,干燥却温热的唇腹不经意间擦过掌心的触感令我不禁脸红心跳。

他似乎很是满意,抹了抹嘴角向我露出笑容:“作为贡品来说还算过关。为了吾的复仇献上更多的力量吧!”

“是!那,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啊!”我抽回手,逃也似的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不行,心跳的好快。明明很开心,但是为什么心跳的这么快……我这是怎么了啊。

一路跑到走廊里靠着墙冷静了半天我才拍了拍终于降下温度的脸颊向食堂走去。

一眨眼时间又到了日曜日。

剑阶训练场也是热闹非凡,今天除了saber本人之外,我还带上了阿塔兰忒和阿周那,还没过手之前闲聊两句也是不错的选择。

“又见面了啊,骑士王。”阿塔兰忒还心情很好的和她打招呼。

“开始吧。”金发的王倒是干脆利索。

“御主,请下令。”站在阿塔兰忒边上的阿周那也拉满了弓弦。

战斗一触即发。

此番战斗并不艰难,甚至可以用轻松来形容也不为过。我站在后方一路捡起掉落的材料一边在心理给她们的去处一一做了规划,掰手指数了数棋子的数量之后我扬起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有了这些saber就能进行最终的再临了,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就觉得美滋滋的,连战斗已经结束都不自知。

“喂,御主,回去了。”还是阿塔兰忒出声提醒才回过神来。

“等等,请等一下!”想到再临素材已经集齐的我收回了迈出的脚步,“Saber!!你过来一下!”

我向他招了招手,待他走过来的时候将手里的材料和口袋里随身携带的棋子一并塞进了他的怀里。

“此为,最终的强化之时!阿塔兰忒,阿周那,清退后,我要开始了。”

“棋为基石,剑为血铸!凰羽集之大成——归位。烈焰焚之枷锁,命脉苏醒济世——灵基再临!!”

他怀中的材料随着我的高声吟唱腾空而起,最后化作白光融进了他的身体里。

这是第四次了……再临完成。

06

因为最近都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升级的英灵,给他进行灵基再临就成了我心中头等大事。终于完成了之后说没有成就感,那是假的。

而且还亲口听他自己道出了真名,虽然早就从他的外表看出来了,但是我还是比较想听他自己说。

他是诅咒神的神子。是那个时代的最后遗留下来的君王。

回到迦勒底之前我还亲手采了几朵开的正好的白百合。才兴高采烈地跟在队伍的最后面踏进灵子转移的通道。

刚才在下来的百合花娇艳欲滴,还带着清晨留下来的露水,安顿好其他几位英灵之后我叫住了本准备回房间的Saber。

“请等一下。”

然后我就在他一脸疑惑的表情中坐在了他旁边,试图将手中的几朵花编成花环。动作笨拙的我搞了好半天还是不能,弄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就连在一旁的他到最后看不下去了,伸手过来,手把手地指导我,才终于将手中的花环编织成型。

“您的手真巧。”我忍不住赞叹,“请您一点低头。”

待他低下头来,我才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花环,轻轻的放到他的头顶。自从听他亲口说出真名之后我的称呼也变了许多。毕竟是王嘛,态度当然要谦恭一点,我可不想被说不敬。

“哟,这是在进行加冕仪式?”

这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扭头,是Caster的克里特王。

明明只是随意调侃,但他这样一说我才意识到,现在这样的行为真的很像一个正在进行的加封典礼。

这样,其实也不错呢。

我正打算就这样的场景说点什么的时候,只见他笑着取下自己长袍上的羽毛装饰插在花冠上,后退了两步,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似乎很是满意。

“这才更像是百合花冠。”说完,他便挥了挥袖,离开了。

留下了傻在原地的他和我。

眼前这位刚刚被册封的王摸了摸头顶上的花冠,看了看已经走远的Caster又看了看我,露出一个我有点读不懂的,带着一点不可名状的悲伤的笑容:“你愿意成为吾最后,也是唯一的子民吗?”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和对奥兹曼迪亚斯王的敬重,与对吉尔伽美什王的敬畏都不一样。那对我来说,是被潜藏在心底最深处,隐秘而不可宣说的。

爱。

我单膝跪地,低下头,轻轻托起那只手凑到唇边在他的手背下落下一个极其轻柔的亲吻。

“当然。我的王。”

“我是您的子民,现在,以及将来,都不会改变。”

还有最后没有出口的,在心里无声的呐喊的爱意。

——我一直都,打心底里,深爱着您。

Fin

后记:

官配配生日快乐!今次是剑米咕哒的小甜饼!

你16号生日,我15号才踩着死线写完,我忏悔(*´∀`)

和你一起写了那么多Fgo的设定。他们对我来讲,就像是我和你孩子一样,意义非凡。

梗都是你之前和我说的,而现在我终于有机会把它们都写出来。

而这些也是,我作为一个咕哒子,对你想要说的。

我将您当作王来敬重,

当作同伴来比肩,

——甚至是,当作我的爱人。一言一行都小心翼翼。

生日快乐,我最亲爱的你。

筱月

2018.06.16

评论(2)
热度(11)

© 筱清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