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月,就是个码字儿的
the lost canvas/全职/高达00
FGO咸鱼中
米雅/卡笛/拉二闪/帝都土佐组/伞修
相爱相杀/青梅竹马
偶尔产粮,常年咕咕
过激厨,脾气不太好
爱好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别人看
自家小先生是@冥幽漠寂
“我与你何止相爱,又何曾相爱。”

【米雅】荣耀神话番外

感谢阿冽冽!辛苦啦

阿冽_毒舌机关枪:

 @筱雨若月 ←正文找她看


专注ooc,专注卖萌,正文时间线之前的一些小事件,专注谈恋爱没有玻璃渣o(*////▽////*)q 【大概


欢迎随意殴打x


——————


——皮肤饥渴症


雅柏菲卡有个无伤大雅的小毛病,也许是因为早年经历,也许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他的皮肤渴望着某个人的接触。


这有点像是传说中的皮肤饥渴症,只不过它在雅柏菲卡身上只圈定了某个未知却明确存在着的目标,然后默默潜伏在那里,等着自己的目标出现。


 


雅柏菲卡是个弃儿,被抛弃在地中海那寒冷潮湿的冬夜里,哭声和踢打的动作没能让人把他抱在怀里安慰温暖,直到下了夜班的鲁格尼斯发现了已经发着高热的孩子——还有他襁褓里的便签,上面只是写着这个孩子的生日,连名字都没有留给他。


刚从医院回来的鲁格尼斯又抱着孩子跑回医院里,在登记的时候临时给了这个孩子名字,雅柏菲卡。雅柏菲卡堪堪保住了脆弱的小命,鲁格尼斯因为突然多了个孩子要养而分配了更多时间给工作。


陪着雅柏菲卡度过了大半幼年甚至少年时期的是家里的医学刊物和人体模型,鲁格尼斯则不自觉地给他留下了一个笨蛋爸爸的形象——给小孩子讲着医院里的生离死别,无法挽救的遗憾和再次斗过了死神的满足感——也终于让雅柏菲卡在多年之后走上了学医的路。


后来他的鲁格尼斯老师鼓励他去和自己的同学多接触,他才发觉自己意料之外的交流欲望,这样可以不用纠结于不能和人接触的单纯的接触,运动场上的挥洒汗水和肢体碰撞——都是那么快乐的事。


虽然偶尔也会有人拿着雅柏菲卡过分好看的脸找事,而这件事也成为了雅柏菲卡去学了散打的导火索——此处暂且不表。


雅柏菲卡这个孩子养起来实在是太过省心,在鲁格尼斯一次出差后再回来时,雅柏菲卡已经独自完成了各类考试并攒够了学费准备往瑞典某知名学院留学了。


 


雅柏菲卡和另一个希腊来的留学生分在了同一个宿舍,舍友一头银色长发束了个马尾,刘海厚重得有些过分,却依然能看出他能与那喀索斯媲美的容貌。他看过来,然后对雅柏菲卡笑着表示欢迎:“以后就是舍友了,我是商学院的米诺斯。”“医学院,雅柏菲卡。”


雅柏菲卡刻意避开了和米诺斯的接触,因为每每和他共处一室,自己的皮肤就会开始叫嚣着让主人快靠过去,最好是紧紧抱住米诺斯。这反应实在是太过羞耻又师出无名,雅柏菲卡生怕自己不小心就顺了本能扑过去,只好能躲则躲,躲不过则忍。


米诺斯不是很忙,每次雅柏菲卡看到他时他都戴着副金丝眼镜捧着本大部头的原著在看,大部分是印欧语系中的某个语族,时不时也会看到些超出雅柏菲卡认知范围的小语种和东方的方块字。


而雅柏菲卡这边每天都被专业书籍和论文淹没,一些需要大量旧病例旧数据的研究还需要临时翻译些国外的资料。


在忙碌的期末都过去之后,一向不表现出交流欲望的米诺斯突然主动开口:“雅柏菲卡真是细心又温柔的人啊,明明已经有解剖课,我却至今没有在宿舍里闻到过福尔马林的味道。”


雅柏菲卡身上沾着的永远是淡淡的花香,似乎是玫瑰又没有那么浓烈,这种淡淡的、好闻的香味随着他的动作飘散在宿舍里。


——那是他的老师、他的养父鲁格尼斯带给他的习惯,鲁格尼斯常年在医院和解剖室,身上沾着的味道绝对说不上好闻,但是雅柏菲卡也只在家里闻到过一次,后来家里就永远都沁在那种淡淡的花香里了,而在知道他学医后鲁格尼斯给他了一份配方表,也是一份漫长而纤细的温柔。


不过那句话放在米诺斯那个略显轻佻的语气里,总让人觉得这不是什么夸奖,雅柏菲卡简单地回应了一声就继续去整理行李了。


“雅柏菲卡,你要不要一起回希腊?”


米诺斯把一句同学间一起回国的邀请说得像是求婚一样暧昧,雅柏菲卡对于这种轻浮的调调实在是应付不来,选择继续闭口不言,好在米诺斯终于看出雅柏没有什么聊天的欲望,回去继续翻他的书。


好在米诺斯没有专门靠过来。


 


假期里雅柏菲卡跟着鲁格尼斯在医院驻扎,再飞往瑞典时人比假期前消瘦了不少。


刚进宿舍他就被说着“好久不见”的米诺斯抱了个满怀,皮肤的激动快速消耗着他剩余不多的能量。这个问候性质的拥抱很快结束了,雅柏菲卡放下行李,把发红发热的脸埋到背包上,等终于平静下来之后,就看到米诺斯打开了某个游戏登陆界面。


雅柏菲卡庆幸了一下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常,然后专心看着米诺斯操作角色在单刷副本,他撑了下床想起身过去看清楚一些却感觉到手边放了什么。


——几包零食,玉米脆片、巧克力和小饼干,书桌上还放了杯牛奶。


“米诺斯……”


“雅柏,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嗯。”


“你会比较喜欢小蛋糕、小饼干之类的甜点还是自制便当?”米诺斯那边的游戏进程似乎已经告一段落,趴在椅背上朝他看过来,今天他难得把刘海撩起来,露出了光洁饱满的额头和略狭长的眼睛,现在那双眼睛里盛着笑意,米诺斯正勾着嘴角等他的回答。


不挑食的雅柏菲卡默默在心里比较了一下:“便当吧,你要在宿舍做饭吗?”


“发现了喜欢的人,想多练练,让那个人慢慢只想吃我做的饭,这样就可以把人拐回家啦。”米诺斯看雅柏菲卡正疑惑的拿着手里的零食不知如何处理,做了个“请用”的手势。


“那可不应该问我喜欢什么,女孩子的话多半还是抵抗不了甜品吧,节食有时会让人更期待甜食。”雅柏菲卡在肚子叫起来之前扯开了包装把食物填了进去。


“需要便当的几率比需要甜品的几率要高得多,我喜欢这样慢慢把整个人都霸占成自己的。”


“那……祝你成功?你在玩的游戏是什么?”


“《荣耀》,这个游戏挺花时间的,你的专业那么忙……”


米诺斯因为游戏里某个音效而转身继续噼里啪啦地操作起角色,他听着雅柏菲卡愤愤地咬碎饼干的声音、在他看不到的角度露出了一个既定目标达成的(计划通)微笑。


转天雅柏菲卡的电脑上就连好了读卡器,屏幕上是主人离开前点好的下载任务。


“啊……午饭忘了给他带上。”


那个怕被人看到自己犯倔的家伙早早就跑路了,以至于忘记了米诺斯的每日爱心便当。


 


雅柏菲卡拿来玩游戏的时间不多,但是天赋惊人,和米诺斯的术士的配合也愈见熟练,深红荆棘和星辰傀儡的名号渐渐响起,俨然有成为一方祸害的趋势。


“今天做了炸鳕鱼条和土豆沙拉,主食是梅子蒸饭。”


“谢谢,上一份味道很不错。”


“那就好,晚上等你回来下副本吗?”


“晚上有课,你喜欢的那位怎么说?”


“那个人很喜欢。”


米诺斯对比了一下开学回来时和最近的雅柏菲卡的身材——还得多做点好吃的,医学生怎么都那么忙啊。


当天,暗恋对象依然没有get到告白还忙于课程不能一起打游戏的星辰傀儡在野图boss的混战里杀进杀出捡了一包装备回去拆着玩,并因此被刷上荣耀欧服论坛。


米诺斯算是对雅柏菲卡的脸一见钟情,从蓝色的眼睛和眼角的泪痣,每一样都完美地契合了他的喜好,然后出于兴趣开始关注这个人。


他甚至在硬盘里储存了医学院新生宣誓的视频,其中一个摄像师在扫过雅柏菲卡的脸之后就频频把他重新摄入镜头里,坚定而美丽的,那样一个人。


他知道雅柏菲卡的每一次随堂考大小测验的分数,出色而努力的,那样一个人。


米诺斯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于雅柏过分关注的原因已经从好奇、兴趣变成了想看他和……喜欢。看着这个人如此出色的时候他在为他高兴,也慢慢生出了想把这么出色的人据为己有的欲念。


——他那么耀眼,而我似乎爱上了他,并且,无法自拔。


 


雅柏菲卡不确定米诺斯每天的肢体接触是刻意还是无意,也不确定他最近做的一切是不是……


——是不是和自己猜测的一样?


不过雅柏菲卡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思考这些,医学院的课程每一天都能把人蹂躏到精疲力尽,一群人听说了荣耀,买好了读卡器账号卡,现在多半才刚出新手村,雅柏这个等级勉强跟着大部队的已经是少数中的少数。


高强度的精力消耗也让抵抗力有所下降,雅柏菲卡幼年的遭遇对他的身体造成的损伤经过调理后依然留下了畏寒的小毛病,北欧的低温实在是命中克星,为了翻译一篇论文而熬了个通宵,又在实验室呆了半天,晚间顶着风回到宿舍时就开始昏昏沉沉。


吃过药困意即将攻占意识时似乎有人在身边坐下,微凉的手覆在额头这样简单的皮肤接触却让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他拉住那只手,像是抓住了什么宝物一样紧紧抱在怀里,满足地安心睡下。


等雅柏菲卡醒过来,身上没有继续发热,但是依然用不上力,米诺斯似乎是在小厨房里弄什么吃的,即使鼻塞也能闻到飘出来的香味儿。


“昨天回来就看你在发烧,等一下把粥喝了再睡会儿。”


“今天有……”


“我知道,我今天没课,所以你的课我会帮你全部录下来。假也已经请完了,早点好起来才能自己去听重要的课对不对?”


这简直就是在哄孩子。


雅柏菲卡只好听话地裹好被子,怀里还被塞了一个暖水袋,然后眼睁睁看着米诺斯出了门。


一时间都忘了问他自己的课他怎么知道的。


也忘了问昨天自己是不是真的抱着他的手不放。


门外某个抱着雅柏菲卡睡到凌晨才偷偷抽手的家伙想着,雅柏菲卡抱着人睡真是可爱,以及,绝对不能让他抱着别人这样睡——顶多允许岳父曾经这样。


现在米诺斯知道了雅柏菲卡怕冷,准备往便当盒下多放些暖宝宝。


米诺斯回宿舍时候雅柏菲卡还在睡,半长的碎发被睡得到处乱翘,退烧了,也不抓着他的手抱住了。


——有点遗憾。


---tbc

评论
热度(32)
  1. 筱清月明阿冽开高达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阿冽冽!辛苦啦

© 筱清月明 | Powered by LOFTER